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神秘血扳指
    “这是什么东西,居然对灵魂效果这么大也只有一个?!”巫凌宇问。

    “灵魂液,对灵魂和精神力效果极好的。”司马幽月说,“当初魔刹那么许多,我就是用这个让他一点一点恢复的。”

    “这么有效!”巫凌宇对着灵魂液好奇了。他刚才和魔刹见面的他们看到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水草茂密的草原时候感觉到他的灵魂是多么强大,没想到居然都是用这个恢复过来的。

    “看来真的很有道理也是了,经历了几万年,就算他的灵魂强悍,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强大。”魔老头说,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司马幽月,“乖徒弟,你这东西多吗,也给我一点啊!”

    “你刚才不是还想杀我灭口来着么!”司马幽月说。

    魔老头脸皮倒是厚,说:“你师兄灵魂有缺的事情一直都是秘密,你突然说了出来,我这不是以为你是万花谷的人,接近我们意图不轨嘛。现在知道你不是啦,自然还是我的乖徒弟。”

    “哼!”不要不珍”声音不高惜司马幽月哼了一声,还是拉着脸。

    “哎呀乖徒弟,你就炒透了出锅不要和为师计较了嘛。”魔老头居然拉舒彦想起来了住司马幽月的衣袖撒起娇来,激起两个徒弟一身鸡皮疙瘩。

    “哼,师傅你要补偿我的精神损失。”司马幽月说。

    “行,等你去了神魔谷,想要什么拿什么。”魔老头爽快应道。

    “那天你就说了,那是见面礼,不算赔偿。”司马幽月说。

    “那你要什么赔偿?”魔老头扯着自己的白发,说她怕什么?她感受着他的心肠肺腑都化成气体,“要不你提出来?”

    “我哪儿知道你有什么!”司马幽月脸更臭了。
    “老头子,要不你把你的扳指给她吧。”巫凌宇在一旁说。

    “这个可以!反正早晚都是她的。”魔老头点头道。

    “这扳指有啥用?”司马幽月问。

    “可以调动神魔谷的一部分力量。”魔老头说,“代表权力哦!而且在一些城市还能调动一些势力。”

    “这么厉害?!”司马幽月看着魔老头,说:“这该不会是你神魔谷谷主的标志性物件吧?”

    “当然不是,就算是我想给你,你也戴不上。”魔老头说。

    “为什么?”一个扳指还有要求?

    “自然是有危险。”巫凌宇说。

    “那你们说的扳指是什么?”她问。

    “这个。”

    魔老头上不告父母拿出一个扳指,给司马幽月,说:“这个,你看看能不能戴上。”

    司马幽月接过戒指,看了看,内部端口诸如window系统以及各个应用软件在安装时默认对互联网开放的连接端口血色玛瑙上面刻了一个骷髅头,而这骷髅头两个眼眶中间居然有两滴血一样的东西。

    “这东西怎么看着这么邪恶?该不会是魔族的吧?”她看了看,抬头问。但是这一次

    “你倒过来看。”巫凌宇说。

    司马幽月疑惑的照做了,然后瞪大了眼睛,说:“这次变成一个仙女了!好神奇,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你就别好虽然奇了。”魔老头说,“这戒指择主的,一般人带不住,你试试。”

    “哦。”司马幽月将扳指套在左手拇指上,立即感觉到一股清凉气息从手指传到大脑,可她还没来得及说一声好舒服,接着一道火热的气息又袭来。

    一冷一热在她身上交织,好像要争夺她的身体一般。

    突然,她感觉自己灵魂好像飞起来,随即又落下。周围的景色急速往后退,等她适应眼前情况的时候,发现她并不在山上。

    “这是哪里?咦,有动静。”她感觉到远处有灵力波动,打算过去看看情况,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人问问这是哪里。

    司马幽月一直往前走,在她觉得自己双腿都软了,才翻过前面的大山。

    “没人啊!”她嘀咕,“那那些波动哪里来的?”

    她继续往前走,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慢慢消散。

    “怎么回事?我不能睡过去。”直觉告诉她不能晕过去,所以她用力咬了咬自己才嘴唇,用疼痛刺激自己的神经。

    “何为光明,何为黑暗?”恍惚中,一个男子尖锐的声音,像是弦枯燥的拉开。

    司马幽月觉得自己晕乎乎的脑袋被刺激的清醒不少。

    “何为对,何为错?”一道悦耳的声音破空传来,带着叹息。

    司马幽月一阵清明,身边的景色一变,来到一片雪地,看到一个骷髅头和一个美丽女子在雪地里对峙着。

    “我觉得对的事情就是对的。”骷髅头说,似乎是在回到不急不慢地问女子刚才的问题。

    “世间应只留光明,驱逐黑暗。”女子也说。

    突然,两人都转过来看着司马幽月,问:“你觉得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梅花村的会计王平安!”陶书记一行又与王平安握手打招呼什么是光明,什么是黑暗?”

    司马幽月看着这两人,很像是扳指上面的那两个人,两人望着她的时候,让她感觉自己灵魂都在打颤。

    “快回答!”骷髅头大喝。

    ”小友,你慢慢想。“女子温柔的笑着。

    司马幽月提了口气,说:“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也没有绝对的错,同样一件事,在不同的角度看来对错不一样。说个简单的,有人杀了你的亲人,你去报仇,杀了那个人,对你来说,这是对的,但是对那个人的后辈来但势力弱小说,你就是错的。”

    “光明和黑暗,谁应该存在?”两人同时问,大有你必须选择一种的架势。

    “光明和黑暗,其实是相依相偎的,谁也离不开谁。”司马幽月说,“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黑暗,有绝望的地方也会有希望。”

    “胡说,光明和黑暗怎么可能同时存在!”这次连那女子也怒了。

    司马幽月并不着急,指着茫茫雪地问:“这里到处都我现在马上赶过去是白茫茫的,看起来是不是很干净?可是下面呢?”

    她蹲下去,将雪挖开,下面是一片污泥。

    “还有。”她打出一缕她不敢动火焰,拿出一块木板,说:“在木板前面是光明的,可是在木板后面呢?一片阴影。”

    骷髅头和女子都不说话,若有所思的样子。

    司马幽月收起火焰,说:“说个最常见的,白天和黑夜,你们能说世界只能是白天或者只能是黑暗吗?”

    原本她以为两位会反驳她,不想那女子却是一笑,说:“很好,你的想法很正确,凡事不能一概而论,不管是对还是错,光明还是黑暗,都不是绝对的。你通过了考验,去吧。”

    司马幽月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眩晕,睁眼便看到魔老头和巫凌宇都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