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文震孟的惊诧
    正月十五本是元宵节,皇上和百姓同乐观赏花灯,度过这个节日,可惜崇祯八年不可能存在如此的气氛了。

    乾清宫,御案上面摆着奏折,皇上的脸色铁青。

    内阁首辅温体仁、内阁次辅文震孟以及内阁辅臣、兵部尚书张凤翼等人,面无血色,看着脸色铁青的皇上。

    “朕想不到啊,流寇居然如此之”于观态度委婉地说大胆,竟然敢进攻中都,那里是大明的龙兴之地,若是被流寇攻破,朕还有什么颜面面对列祖列宗。”

    冷汗从温体仁等人的头上落下,他们也没有想到,这才多长的时间,去年七月的车箱峡之战,流寇遭遇到沉重的打击,按说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如此快的壮大起来的,可事情偏偏朝着众人想象不到的地方发展了,流寇大举进攻河南,拿下了荥阳,接着一路流寇朝着南直隶的方向而去,拿下了颍川、寿州等地,击溃了颍川卫。

    要知道寿州距离凤阳府城,不到两百里地,到了这个时候,就是傻子也知道流寇下一步进攻的目标是什么地方了,而且从河南、凤阳各地送来的雪片般的奏折上面看,准备进攻凤阳府城的流寇,人数接近二十万,如此庞大的流寇队伍,绝非守卫凤阳的军士能够抵抗的。

    眼看着悲剧就要出现,却无可奈何,这恐怕是最难以忍受的事情了。

    乾清宫里面死一般的寂静,没有谁能够提出很好的建议,五省总督洪承畴尚在大同,等到他调集大军赶赴凤阳,已经没有丝毫的左右,两地相聚几千里地,河南、山西、湖广、四川以及陕西和山东等地的大军,尚在过春节,就算是已经进入河南境内的湖广和四川的大军,想要迅速驰援凤阳府城,时间也不够了。

    皇上慢慢站起来,脸色苍白,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上去动作如同老人一样。

    兵部尚书张凤翼困难的吞下了口水,开口说话了,他是兵部尚书,这个时候必须要开口说话,哪怕说的话语没有什么作用。

    “皇上,臣身为兵部尚书,未能预料到流寇之动向,臣有罪,恳请皇上责罚。它估计不会到岸上来找我们麻烦”

    “朕责罚你,有用吗。”

    皇上的话语说的很轻,但却如同一在落拨打司法厅办公室笔之际把重锤,敲的众人喘不过气来。

    众人不自觉的长久下去跪下了。

    “诸位爱卿,都起身吧,这是上天在惩罚朕,朕有失德,登基以来,流寇骚扰,各地灾荒不断,百姓流离失所,辽东的后金鞑子,也是愈发的猖獗,朕真的很累啊。”

    温体仁等人不敢起身,皇上的话语很重,分明就是找不到可以依靠的大臣,众人听到这样的话语,内心的感受可想而知。

    “若是凤阳有失,朕就要罪己了。”

    皇上要发罪己诏,这对于内阁来说,是难以承受的,说明了内阁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好。

    身为内阁首辅,温体仁不得不开口了。

    “皇上,这是臣的失职,臣请辞内阁首辅之职。。。”

    “温爱卿,难道你想离朕而去吗。”

    “臣不敢,臣万死难以报效,臣不敢。。。”

    温体仁连连磕头,身体都微微颤抖了。

    皇上的神情变得萧索和狰狞,看着跪在地上的诸位大臣,轻轻叹了一口气,朝中的争斗,他岂能不知晓,这么多年过去,呀信任朝中大臣,可换来的结果是党争不断,朝政被延误,本以为能够居中协调的他,却遭遇一连串沉重的打击,无可奈何“哎之下,他只能相信身边的太监了,这一次若真的被流寇占领了凤阳,那他无颜面对祖宗,只能够下罪己诏书了。

    事已至此,怪谁都没有用,皇上慢慢转身,准备回到后宫去了,他需要独自安静一下,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悲剧,如何能够剿灭流寇,这是他需要思考的。
    司礼监太监王承恩手持奏折,急匆匆的进来了。<吴四爷是个戏迷br />
    看见乾清宫的情形,王承恩愣了一下,迅速跪下了。

    还没有等到王承恩开口,皇上就沉着脸说话了,他需要找到发泄的他说你看村东趁德阳银行项目还在开发阶段头的李光明两口子地方。

    “王承恩,你不知道宫里的规矩吗。”

    王承恩是皇上最为信任的太监,一直都陪在身边,当年皇上还是王爷的时候,王承恩就是忠心耿耿的,皇上刚才的话语,明显就是要惩罚王承恩了。

    温体仁等人没有开口,事情到了这个这样的话他自然不能当着许少峰的面讲地步,皇上责罚王承恩,不过是找个地方发泄,这样的发泄只能够在最为信任的人身上。

    “皇上,左佥都御史、延绥巡抚郑勋睿大人的奏折,郑大人狠狠打击了流寇,斩杀了流寇总首领罗汝才,斩杀流寇近五万人。。。”

    皇上愣了一下,盯着王承恩看了好一会。

    “王承恩,这样的奏折应该是到内阁的,怎么司礼监拿到了。”

    “送来奏折的杨将军说了,正值春假,怕是难以找到内阁诸位大人,此份奏折至关重要,必须马上呈奏给皇上,免得皇上孔子是一个讲究周礼排斥改革的顽固派担忧。。。”

    王承恩尚未说完,皇上急步走下来,拿过奏折,仔细看起来。

    慢慢的,皇上脸上出现了红晕,也出现了笑容。

    一口气看完奏折,皇上忍不住大笑了。

    众人看着皇上,异常的吃惊,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会不顾礼仪哈哈大笑了。

    “天佑大明啊,朕想不到,想不到啊。”

    皇上将奏折直接递给了内阁次辅文震孟,这让众人更加的吃惊。

    文震孟小心的接过奏折,以最快的速度看完,饶是如此,他的脸色也变化了。

    下一个看到奏折的是温体仁,接着是张凤翼。

    乾清宫里面的气氛完全变化了。

    “郑爱卿居功至伟,朝廷必须嘉奖,朕必须嘉奖。”

    温体仁看了看文震孟,跟着开口了。

    “皇上,郑大人此番立下了巨大的功劳,嘉奖在情理之中,不过臣以为,还是请送来奏折之人详细禀报,皇上也好知晓事情的原委。”

    “对,对,朕怎么忘记了使他大受鼓舞。”

    杨贺进入乾清宫,感觉有些眩晕,不过很短的时间之内,他就适应了。

    面对皇上的询问,杨贺开始了叙述,他一心想着为郑勋睿表功,故而从出兵的时候就开始叙述了,期间说到了郑勋睿的多次预判,包括率领大军抵达新蔡,停留十多天,接着直插寿州,在距离凤阳府城二十余里的山坳设伏,全歼流寇最为精锐的两万余先头部队,斩杀流寇总首领罗汝才,大军没有在山坳处歇息,紧跟着挥师,击溃流寇的后续大军,斩杀了三万多流寇,让流寇四散逃走,唯一遗憾的是没有能够斩杀流寇首领张献忠和李自成等人。

    经此一战,流寇悉数朝着荥阳的方向撤离,不敢觊觎南直隶,左佥都御史、延绥巡抚郑勋睿、榆林总兵刘泽清已经率领大军尾随追击。

    杨贺说的尽管很直白,但他经历了所有的一切,所以说的很是合情理。

    皇上听的非常仔细,显然是沉进去了。

    文震孟的脸色发白,他想不到郑勋睿立下了如此的大功劳,这可不是一般的战斗了,不仅仅是护卫了中都凤阳,而且斩杀了流寇的总首领罗汝才,这样的功劳,得到再多的奖励都是不稀奇的,不过这个时候,另外的一种想法,在他的脑海里面出现,郑勋睿不能够得到太高的奖励,要不然洪承畴等人的颜面是不好看的。

    温体仁的脸上没有这只是一个方案太多的表情,一直都是低着头,但没有错过杨贺的每一句话,他感叹的是郑勋睿精准的分析,大胆的决策,以三万大军,面对近三十万的流寇,选择其中一路,狠狠的予以打击,而且是选择最为强悍的一路,如此以来,其余的流寇肯定是受到震慑的。

    最关键的是斩杀了流寇的总首领罗汝才,要知道罗汝才是流寇在荥阳大会上面举荐出来的头目,这才几天的时间,就被郑勋睿干净利落的干掉了,还有斩杀了流寇最为精锐的两万骑兵,要知道就是朝廷同时调集几路的大军合围,也不一定能够取得如此辉煌你有想法你说话的战绩。

    可以说这一场战斗的重要性和辉煌,丝毫不亚于车箱峡之战。

    杨贺没有那么多的心思,说到后来,竟然将郑勋睿杀死三千多流寇俘虏的事情也说出来了,原来流寇最为精锐的两万多先只不过头部队,其中有四千零七十五人投降我想东进了……”那位领导同志说,郑勋睿经过仔细甄别之后,斩杀了其中的三千二百多人,留下的不足千人。

    皇上听到这里的时候,都忍不住微微皱眉了,想不到这个郑勋睿,如此的心狠手辣,这种杀死俘虏的行为,是他有些难以接受的,不过郑勋睿立下了巨大的功劳,这样的事情,只能够算是小事情了,根本不值得计较。
    当然,这个时候流寇已经朝着荥阳的方向集中,尚有二十多万大军,凭着郑勋睿麾下不足三万人,前去讨伐是非常危险的,皇上可不想郑勋睿出现任何的意外,他已经想到了辽东,这样的人才,注定将来是要到辽东去的,去剿灭后金鞑子。

    杨贺足足说了半个时辰,才将战况基本说清楚了,他看着众人,眨了眨眼睛,想到郑勋睿要求他不要说的太多的要求,被他完全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