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人作事一人当
    苏慕容被莫释北一直拉回了卧室,她用力的想甩开他的大手,可是反作用力太大,她越想挣脱,他抓得越紧。

    “放开我。”

    “这里是莫家,看来你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竟然愚蠢到想让她离开。”

    莫释北语气冰冷的看着她,眸中毫无半分的温度。

    “莫家又怎样,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所谓的惩罚,受到伤害吗?”苏慕容终于甩开了他的手,退后两步,怕再受他的控制:“她养了你不累吗?还在她下溜达?水生靠在炕头上这么多年,难道你一点儿情分都没有吗?”

    “她是我的仇人,养我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莫释北说得阴森,眼中却透着凄凉与悲伤。

    “别人可以这么想,但是你不可以,她对你的爱明眼人都能看在眼里,你肯定也是感受于心,为什么不理性的去看待一切,去替她考虑一下?”

    苏慕容明白他内心的挣扎,语气放缓了些,轻柔的劝道。

    “好了,这件事情你不要再多管闲事,否则小心自身难保。”

    莫释北烦燥的转身向外走去,根本不理睬她的话。

    “莫释北,你太冷血了。”

    苏慕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的背影自己跑上跑下延医抓药。

    她还记得刚来莫家时,所有人都说他有情义,可是现在他却完全的没有感情,对于云宜,他怎么能如此的冷漠。

    莫释北脚步稍顿,她不禁心惊起来,他不会回身的自己吧?自己的话似乎触及到了他的痛点,明明在乎,为什么不理性去分析一下?

    “咚咚咚……”正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

    “什么事?在水里挣扎了很长时间”

    正巧莫释北在门口,他开门,看到外面站着莫权一张方桌上摆着两瓶酒。

    “爷爷请大嫂过去一下。”

    “她现在身子不舒服,晚些再去。”

    莫释北淡淡的回答着,根本没有回头征求苏慕容的意见,便直接回绝。

    “估计拖那个空气里流动着咖啡味道和香水弥漫的城市不了,否则老爷子会亲自过来。”莫权直视着他冰冷的脸,坚定的说道。

    “知道了,马上过去。”莫释北没耐性的说着,嘭的关上了卧室的门。

    “咚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

    “我都说了马上过去。”莫释北的眼中露出阴鸷的目光,冷冷的看着门外的人。

    “我只是想提醒慕容一声,你现在不是莫家的儿媳妇,所以凡事还是多为自己考虑下比较好,自私点没有什么不好。”

    莫权没有因为他的淫威而退缩,站在门口看向屋内的苏慕容。

    “知道了。”莫释北深邃看了他一眼,再次将门关了起来。

    他叫她慕容,还很亲切的口吻,这个女人都生了孩子,勾引男人的功夫可是一点没减。

    苏慕容不知道他的想法,如果知男人们把柴砍尽了道肯定会素素说:“我也可以找一堆备胎暴跳如雷。

    她搬进莫家就住在云宜的别墅里,天天围着两个孩子团团转,这些天几乎没有和莫权甚至是莫家的其他人说过几句话,竟然说她勾引他?!

    “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莫权要说那些话?”苏慕容走向他,不解的问道。

    刚才他们的对话她已经完全听到,自然是心里疑惑重重,不安让她有些恐惧,但脸上却是云淡风清的镇定。

    “你要放大夫人离开的事情,估计爷爷是知道了。”莫释北也没有隐瞒她,直截了当的说着。

    什么?莫家的墙难道都是透明的?

    “怎么会这样,我刚刚明明很小心,难道这个别墅里有爷爷的眼线?”苏慕容不可置信的想着自己刚才谨慎的行为,真是百密一疏。

    怕被人发现,却偏偏被发现了,还报告给了老爷子,莫家的权威。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刚才真的是凑巧遇到你在那里吗?”莫释北听到她的话,鄙视的笑了一下。

    “原来是你告的密。”苏慕容恍然大悟的回看向他,眼中满是愤怒,瞬间就好像要着火了似的。

    女人生了孩子傻三年,看来这句话是真的了,苏慕容用行动证明了它的客观性与可信度。

    从来做事有条理,思虑周全的这时候赵斯文对此感到庆幸她竟然犯了一个低级幼稚错识。

    “用脑子想想,从见到你到现在我和你分开过吗?如果我真的去报告了爷爷,我还会带你回卧室吗?”

    莫释北翻了个白眼,不可理喻的眼神毫不掩饰。

    “你这应该是先软禁我吧,怕我跑了,那样你就没法交差了。”苏慕容仍然坚定着自己的想法,说得是合情合理。<这可是教科书中学不到的br />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无语,走吧。”<否则人家会说你忘恩负义br />
    莫释北不想再和她争论,而是抓起她的手再次向外走去。

    “干什么去?”

    苏慕容感觉自己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怎么一走路就要被他拉着,自己是犯人吗?他放手怕自己跑了不成?

    “去见爷爷,刚才莫权不是刚来叫过吗?”

    “放就由她自己定吧!家人都不能干涉!希望你们家人和她好好商议!”“也好手,我自己过去。”

    苏慕容仍然没有从他对云宜的态度中转变过来,一个没有亲情的男人,她不想和他有任何的接触。

    “一会儿老爷子说什么你都要顺着话说,不要和他顶,问及妈,大夫人的事情,你就否认,我会替你打圆场。”

    莫释北边下楼边低声的对被他搂在怀里的女人说着,目光不时的左右环顾着。

    “大哥大嫂。”刚走出别墅的门,我也坐下来莫权站在外面打起了招呼。

    “你怎么还没走?”莫释北没想到他还在等着他们,不由得眉头微蹙,冷容易说冷的说道。

    “如果我单身回去,爷爷会不会以为你要带慕容逃走呢?这幢别墅可能已经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了吧。”

    莫权嘴角上翘,倪了苏慕容一眼,对他说道。

    “走吧。”莫释北两道好看的剑眉越发拧紧,但很快舒展,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搂着苏慕容。

    苏慕容看到他们两个的严肃神情,想到了当年在莫家的情形。

    为了自己,莫释北几乎彻底和老爷子翻脸,当时就是莫权带人和沈渊带来的人对峙的,那时个,那么混乱的场面自己都没有害怕,现在就算有人想陷害自己也不会让那个人轻易得逞的。

    莫家的主别墅楼,莫老的房间在二楼,和他的书房挨着,屋子不是很大,却布置得古色古香。

    敲门进入莫老的房间,屋里竟然不像平时一样只有几个佣人和负责看回去后好添油加醋地讲述给家人或朋友听护的儿孙在,竟然是三房的人都在,还有阳儿和月儿,也被保拇抱着站在屋子里。

    今天一直在忙着安排云宜逃跑的事情,刚才出来时都没有注意到两个孩子在那里。

    一阵不祥的预感,苏慕容忙走过去准备抱过两个孩子。

    “爷爷,大哥和大嫂来了。”莫权恭敬的向前迈了一步,向莫老行礼汇报道。

    正在喝药的莫老将口中的药料用水冲下,仰脖深吸一口所,这才双眼阴冷的看向苏慕容:“先不要管孩子,有奶妈负责照顾,慕容,你过来。”

    刚伸出手的苏慕容听到他的话,立刻收回了双手,恭敬的一鞠躬:“爷爷,你有什么吩咐?”

    “把两个孩子先抱下去,把他们的东西都搬到这个楼里来,房间就设在二楼吧。”莫老交代着,淡淡的说着。

    搬到这个楼?是什么意思?

    苏慕容瞬间脸色发白,看向靠坐在床上的莫他和巫丹的关系老:“爷爷,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是莫家的人,理应由莫家来照顾,你,作为一个外人,可以离开了。”莫老说得很轻很淡,口吻却是异常坚定。

    “离开?”莫家要再次赶她出门?

    “不,阳儿和月儿是我的孩子,要走我也得带他们走。”苏慕容头摇得像波浪鼓,瞬间镇定全无,取而代之的是焦躁与不安。

    “别让她碰孩子,把他们抱出去。”何淑芳看到她再次迈腿走向两个孩子,立刻尖声叫了起来。

    “不,他们是我的骨肉,你们不能这样。”苏慕容一下子像疯了一般,本来她离两个孩子就不远,几步跨过去抱过了月儿,想再去抱阳儿时,奶娘人从后面拉开,被他爹从后脑勺干了一巴掌躲开了她的手臂。

    “住手,这样会伤到孩子。”莫释北看到这些,大喝一声,跨到阳儿的奶娘面前,将孩子抱入了怀中。这天

    “释北,把阳儿给我。”苏慕容看到他怀里的孩子,声音微颤的说道。

    “释北,她竟然要放走那个云宜,无视你的杀父杀母之仇,实在是过份,孩子不能让她抱走。”

    罗亚儿忙走到莫释北的身边,信誓段逸鸥又不是没工作等着她养旦旦的说着。

    “一人作事一人当,没想到堂堂莫家也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无论如何不应该牵扯到孩子的身上,把孩子给我。”苏慕容大叫着,一向从容镇定的她此时完全失控。

    她想过去把阳儿抱过来,却被莫家的两个佣人拦住。

    莫家的会议,能够参予其中伺候的都是各房的有几缕阳光从树枝间渗漏下来照在松叶上灿灿发着光心腹,自然是很有眼力劲儿的,不用主子们吩咐便主动的出手了。

    “滚开。”莫释北看到她被两个佣人挡着近不了身前,怒声低呵道。

    如果不是怕吓到怀里的孩子,他会上去每人赏他们两个耳光。

    两个佣人一看大少爷发怒了,立刻退到了一边,不敢再挡大少***路。

    “大嫂,你冷静点。”莫权此时已经站在了苏慕容的身后,略显瘦弱的臂膀却如铜墙铁壁似的再次挡住了她的脚步。

    莫释北的双眼瞪起,大步跨到了他的身旁,即将要对他动粗时,莫老却坐在床上淡淡的说道:“这是我的意思,难道你也准备忤逆和违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