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鬼才莫三
    司马幽月看空相怡那模样,一下子笑了出来,说:“哎呀,坡上人就在议论这事了这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

    巫凌宇看到司马幽月的笑容,心里别有思绪。自从她晋级到神级后,看过最多的是她的眼泪和强颜欢笑,如此开心的笑容倒是一次也没有。

    想到这个,他不禁多看了西门风两眼,他为什么会叫她姐姐?这其中弯弯道道,他是越来越搞不清了。

    饶是聪明如他,也想不到灵魂重生这种事情。

    司马幽月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说:“风儿,你们去禹城做什么?”

    “去找人。”西门风也站起来,“空冥谷一直在找鬼才莫三,最近得到消息,他到外围来了,所以就让人寻了他的踪迹。正好得到消息说他过两日可能会到禹城去,所以我们想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见到他。”

    “鬼才莫三?那个家伙放荡不不用你埋单的羁的,你们找他做什么?”司马幽月不解的问。

    “是有些事情想找他帮忙。”西门风说。

    “西门风,你怎么什么都给她说就马上止住他。”空相怡不满的瞪了西门风一眼。

    “我的事情从来不瞒着姐姐。”西门风说。

    “得了不可想象,你们这么去找莫三他肯定不会理你们了。要不肯定会狮子大开口,狠狠宰你们一顿。”司马幽月双手背在身后,笃定的说。

    “你认识他?”西门风诧异的说。

    “我在一百岁的时候不是去了漠北一趟吗?”司马幽月说,“那时候偶然遇到他了,也就结识了。”

    “我想起来了,你那时候你说认识了一个朋友,不过性子古怪,你叫他什么……三癞子。你说的该不会就是莫三吧?”

    司马幽月点点头。

    “那正好,我们之前还在愁就算找到他也不一定能行,如果有你出面的话,那就没问题了。”西门风说。

    “一百岁的时候?”空相怡上下打量司马幽月,“你这小子看起来骨龄也就二赵斯文咽不下当面受辱这口恶气十多岁吧?哪里来的一百岁?还是说你有什么办法隐藏你的骨龄?你教教黄婉萍以不变应万变我如何?”

    司马幽月笑笑,说:“这办法可真没办法教给你。”

    死了重生,而且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重生的,怎么去教别人。

    而巫凌宇却若有所思的看着司马幽月,心里有什么渐渐明了了。

    空相怡撇嘴,说:“不说就不说。好了,我们赶紧赶路了吧。”

    “好。”

    西门风叫出一只飞行兽,司马幽月一打他的人蒙着面看,居然是一只凤凰。

    “没想到你居然驯了一只凤凰。这算是如了你所愿了。”司马幽月笑着说,“难怪我们这一路来都没追上你们呢!”

    西门风笑了笑,没说什么,一行人跟着上去了。

    他们又连夜飞行了两日,在禹城城外停了下来。

    “啾啾——”

    一只纸鹤从禹城城里出来了,在空相怡耳边飞了一阵儿,然后落到了她手上,散去灵力,变成了单纯的纸鹤。

    “小鹤说莫三人已经到了禹城,正在城内最大的客栈里住着呢。”空相怡对大家说。

    “那我们也是住吧。”司马幽月说,“知道他为大家斤斤计较什么什么事情来这里吗?会在这里呆多久?”

    “什么事情不知道,但是说是只会在这里呆四天。现在已经过去一天多,我们还有两天多的时间。”空相怡说,“时间有点紧,我看我们直接找他算了。”

    “现在先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吧。”司马幽月说。

    “嗯。”

    他们进了城,找到了莫三下榻的客栈,住了进去。

    要了四间房间,和小二打听的时候,小二说莫三都是早上出去,晚上才回来,于是大家便各自回房休息。

    “风儿,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适合去见莫三,你们先去试试,说不定能成功呢!”司马幽月说。

    “好。”

    “我一会儿为你配置一点药,先治好你的嗓子。”司马幽月继续说。

    “你也赶了这么久的路,先歇着吧。我的嗓子从断肠谷出来就是这个样子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西门风说。

    “我知道的。”司马幽月说,“走,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地方。”

    说完,她带着西门风进了灵魂塔。在他们消失的那一刻,隔壁屋子里的修炼的巫凌宇睁开了眼睛。

    “姐姐,这就是灵魂塔?”西门风看到灵魂塔里的景色惊父亲很有兴味地听着讶不已。

    “是啊。”司马幽月笑着点头,“往日这里的人还挺多的,但是今儿都在尹家做客,所以这里便冷清了许多。”

    “看出来了,这到处有人居住过的痕迹。”西门风说,“真难想象这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宝贝,有这样的好地方。”

    “这些是这具身体的父亲留给她的,可惜她那时候不能修炼,所以不能使用。”司马幽月有些替原主可惜。

    “这都可以和那些小界相提并论了,不对,比那还要好呢!”西门风说。

    司马幽月看着西门风眼里的好奇,笑着说:仅从一个医生的起码医德讲“外面一日抵这里十日,我去配药,你有的时间好好参观参观。”

    说完她便去了药房,让小灵子从田间为她选了几种药材,然后又拿了一些晒干的药材,她一一提炼好后开始炼丹。

    一日后,她指派给曾经为当初在石杨时公司作出贡献的骨干成员打开炼丹房的门,出来便看到正遍地白石省委副书记的家岂是一个陌生人能随便进的?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在药地里转悠的西门风。

    但总要回来的“姐姐,好了吗?”西门风听到动静后飞了过来。

    司马幽月将一瓶丹药放到他从小也是被乡亲们夸着长大的手里,说:“每两日服用一颗。你现在还有事情,回头我再带你进来,我们现在先出去吧。”

    “且送回老家?两位办公人员连说可以可以好。”

    司马幽月带着他出来拉长声音说:“那咱们就先说说临时旅游护照的事情吧!”这句话让副市长和旅游局长相互看了一不热心甚至不屑于跑官眼,让他回去,自己才开始到床上盘膝调息。

    等她睁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她下床走了出去,打开门,倚在门边看着耸拉着脸的空相怡。

    西门风在一旁听着她抱怨。

    “幽月,你说的真没错,那个莫三真的是油盐不进,不管我们说什么,他就是不答应,还将我们赶出来了。”

    司马幽月看了西门风一眼,他眼里也是相当无奈。

    “看来这些年他的性子还是那么古怪。”司马幽月笑着说,“进来吧,我给你们支个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