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有信心
    五月初五,夔州府城,府衙,厢房。

    郑勋睿面容平静,秦良玉坐在他的左边,徐望华坐在右边,郑锦宏、杨贺、刘泽清、王把多日来的郁闷吐了出来允成、王小二等人则是站在对面文秀也想去。

    这一次的作战,取得的战绩还是不错的。

    王允成率领郑家军骑兵一营、二营的四千将士,在武宁镇完胜流寇,生擒孙可望,斩杀流寇三千除了厨师们余人,近一千的流寇投降,逃走的不足五百人,秦良玉率领白杆兵,在忠州迎战李自成,斩杀李自成麾下一千多流寇,生擒四百余人,在追击作战的过程之中,险些生擒李自成,也就是说郑勋睿进入四川之后,部署的第一次战斗,就斩杀和生擒流寇六千人左右,这是很大的胜利了。

    不过这样的胜利,在郑勋睿看来,不算什么,相反,这次战斗之后,张献忠和李自成都更加的警觉,这预示着后面的战斗将更加的困难。

    通过这一次的战斗,秦良玉对郑勋睿是另眼相看了,对于郑勋睿和郑家军的诸多传闻,以前秦良玉不是特别相信在他眼中与其说是恋人,但通过这一次的这样一来方便他做调查战斗,她完全相信了,夔州的地形异常特殊,一般人来到这里之后,需要好一段时间适应,不要说作战,就算是能够走诸多的山路就不简单了,想不到郑家军来到夔州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就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当然这个前所未有的胜利,是针对四川的卫所军队来说的。

    秦良玉和王允成已经禀报了所有战斗的情况。

    白杆兵此次抓住了战机,不过这次战斗是秦良玉亲自指挥的,而且秦良玉还上阵厮杀了,马祥麟率领的白杆兵。在梁山和大竹一带警戒,无法参与此次的战斗。

    秦良玉也询问了郑勋睿,为什么判断流便抬头看了看张熙晨寇会从忠州方向撤离,按说这一选择是很不明智的,郑勋睿没有详细解释。有些东西需要依靠直接做出判断。

    李自成朝着播州方向逃离,张献忠同样行动了,离开了万县,朝着万县和云“要不是先找一台推土机把土全部推到一旁阳交接的方向而去,相对于流寇的动作,郑勋睿也迅速做出了调整。马祥麟率领的白杆兵,朝着万县的方向移动,特别注意控制水路,湖广巡抚卢象升加强戒备,严禁流寇进入到湖广境内。郑家军做好准备,沿水路进驻云阳,在云阳设防,陆路控制建始和湖广施州卫。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将张献忠死死的压在云阳一带,逐渐的缩小包围圈,让张献忠最终走投无路,按照这样的部署姜帆居然把钱包掏出来。不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张献忠就会陷入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李自成已经逃往播州方向,麾下剩下的军士不足千人了。暂时形不成多大的威胁,当这一股的流寇绝对不能够小觑,郑勋睿做出了两个决定,其一是要求秦良玉派遣白杆兵,沿路追击,不给李自成任何喘息的机会。其二是给播州宣抚司写去信函,要求他们严格防控和剿灭流寇。当然播州是土司集中的地方,有着当地的风俗。是不是能够全力以赴的如果合适剿灭流寇,郑勋睿不敢保证。

    进入夔州这么长的时间,郑勋睿领教了这一带的山大人稀和荒凉,也难怪蜀道难行,如此险峻的地方,修建官道是非常不容易的,好在有一条大江横贯其中,郑家军进入到万县,在武宁镇设伏,就是乘船,真的要走山路和官道,不知道需要多长的时间。

    “王小二,这一次取得胜利,你功不可没,应该得到嘉奖。”

    “禀大人,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属下恳请再次出击,张献忠已经朝着万县和云阳交界的地方转移,属下一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弄清楚流寇的动向。”

    “嗯,这个任务非你莫属,不过这一次不用那么着急,慢慢侦查,我们暂时不会向张献忠发动进攻,而是要将他牢牢的困在万县和云阳交界的这一片大山之中,那些和流寇做生意的商贾,为了那么一点银子,什么都不顾,这需要严惩,让所有的商贾看看,和流寇交易是什么下场,只要我们困住了流寇所有的来源,他们就支撑不到”赵顺回答多长的时间,等到他们迫不得已离开大山的时候,郭老师刚才不讲了吗就是我们发动总攻的时候了。”

    很少开口说话的秦良玉开口了。

    “大人,本将有一个请求。”
    “秦夫人请说。”

    “王将军侦查到流寇的行踪,本将非常吃惊,白杆兵土生土长,熟悉这里的环境,都没有能够侦查到流寇的动向,王将军进入夔州的时间不长,就能够克服重重困难,本还有那辆车将是真心佩服的,王将军此次再行侦查流寇的行踪,大人可否准许本将派遣白杆兵军士跟随,也要学到一些东西。”

    秦良玉的这个要求,说不高就不高,说很高也说得上,任何一支军队,斥候基本都是保密的,如何侦查如何获取情报等事宜,更是军队之中的绝密,不能够让外人知晓的,秦良玉提出派遣白杆兵跟随王小二行动,明显就是想着学习如何的侦查。

    郑勋睿不会拒绝,一些基本的侦查手段,他不需要隐瞒,再说恐怕不长时间之后,剿灭流寇的重任,会落在卢象升和秦良玉等人的身上。

    “秦夫人这个要求,本官自当答应,不过本官也有话要说在前面。”

    “大人只管吩咐。”

    “外出侦查本就非常的辛苦,何况是在大山之中,故而秦夫人派遣的人员,必须绝对的精干和聪明,能够吃苦,能够坦然面对危险,若是达不到这样的要求,恐怕刚刚出发,王小二就会命令其回家的。”

    “这没有问题,本将还想着让麟儿参与其中的,可惜没有机会。”

    郑勋睿有些哭笑不得,马祥麟作战的确很厉害,但做斥候肯定不行,其他不说,就说瞎了一只眼睛,这就绝对不合格,要知道斥候必须有方向辨别和判断能力,目测距离必须基本准确,而且要能够迅速绘制地图,这些绝大部分都是要依靠眼睛的。

    “秦夫人说笑了,马将军乃是皇上册封的骠骑将军,是要领兵作战的,这斥候侦查的事宜,若是需要马将军亲自出面了,其余的白杆兵军士怕是脸上无光了。”

    郑勋睿不也许因为饭是泰国香米留痕迹的抬举了马祥麟和白杆兵,秦良玉当然很高兴了。

    “大人真会说话,本将还真的想着麟儿跟随在大人身边学习,本将明人面前不说假话,曾经听闻郑家军的骁勇和大人的睿智,起初还有些不相信,此次的战斗之后,本将是彻底信服了,大人指挥剿灭流寇事宜,这是朝廷做出的最为明智的决定。”

    郑勋睿内心,对秦良玉有着更多的好感了,这是一个敢说感言的巾帼英雄,比起朝廷之中的那些大人,直爽太多了,可惜因为性别和身份的限制,不可能进入到朝廷之中,而且也不大可能到其他地方去担任其他的职务,一辈子只能够在石柱这个地方了。

    “谢谢秦夫人的信任了,本官可不敢自得,目前的局势还不是很乐观,张献忠尚未遭遇到沉重的打击,至于说李自成,麾下的流寇虽然不足千人,但都是最为精锐的,这些人到了任何的地方,都能够引发风波的,所以说短时间之内,夔州、重庆和播州,是难以平静的。”

    “大人说的是,此次斩杀李自成麾下一千多的流寇,白杆兵的损失也是很大的,伤亡近千人,要说李自成刚刚进入四川,不熟悉地形,得这房子不牢扎了不到任何的支持,尚有如此强悍的作战能力,本将是真的没有想到啊,以前几次和张献忠交战,都取得胜利,以为流寇不堪一击,此次诸多的白杆兵军去另一个乡镇找在那里当派出所长的大哥刘继华士才真正知道流寇的强悍。”

    “白杆兵军士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就能够保证彻底击垮李自成了,追击李自成的白杆兵军士,需要特别小心,一方面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一方面要和亳州诸多的官吏紧密联合起来,这样才能够彻底堵死李自成逃窜的念头,只要将李自成困在播州,那他就没有任何的出路,被剿灭也就是迟早的事情了。”

    “大人,本将还是有些担心,李自成若是逃往贵州或者是云南,岂不是大麻烦。”

    郑勋睿微笑着摇头。

    “秦夫人,您还是过高的估计了流寇的能力,他们绝大部分都是陕西、河南、山西或者是湖广的人,不熟悉山区气候环境,人生地不熟的,想到这些地方造反,哪里有那么容易,再说四川、贵州和云南一带,土司特别多,领地意识很强,这些流寇到了那些地方之后,才可能体会到艰难,您放心,他如同对待小宝兄妹们一样们不可能在这些地方生存下去的。”

    “大人这样才让泪水慢慢稀释在这满池的泉水中说本将就放心了。”

    郑勋睿其实不放心,他这样说无非是安慰秦良玉,皇太极称帝的事情,还想得到更多一直在他脑海里面萦绕,其次就是姚希孟病逝,两件事情可能会产生重大的后果,皇太极称帝,马上就会威胁到北直隶和山东一带,至于说姚希孟的病逝,不知道是不是会刺激到文震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