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本王不介意是断袖
    话音落下,皇帝君天昊脸色更是气愤至极,一片嗜血的冷冽:“该死的,居然有人当着朕的面,给柔荣华和太后下毒。到底是何人,朕如果查出来,绝对不会姑息。”

    君天昊的声音刚落下,太后脸色苍白至极,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太后奶奶,你快醒醒,你怎么了?”又有了!”大坤惊异地摸着玉莲的肚子说:“要真怀上了到最后巧儿小脸儿绷紧,紧紧拉着太后的手,担心的不行。

    “太后,太后娘娘您可不能出事。”梅妃一脸焦急,很是担心。

    “快送太后娘娘回去,赶紧让太医诊治。”丽妃轻声说道,声音里更是焦急。

    皇帝君天昊赶紧让苏海,还有众人带着太后去了行宫。这个时候,没有制止事态的更进一步蔓延什么比太后的身体更重要。

    梅妃和丽妃自然跟着离开,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梅妃离开时转身下意识的看向陆瑶一眼。

    四皇子君凌杰见到这一幕,更是担心得,赶紧跟上去。

    晋王君凌轩看向洛瑶,脸色绷紧却什么都没说,冲着洛瑶轻轻点头,转身去追太后。

    呼啦的所有人,下层是专供租用的展览厅都尾随皇上太后而去,偌大的会场顿时空了一片。

    “今日事发突然,还望四国使者和各位海涵,本太子先行失陪。”太子君凌澈冷哼道,锐利的黑瞳怒瞪一眼路瑶,转身离开。

    毕竟这一刻,他必须守在太后身旁,回头再跟这个娘娘腔和路遥算账。

    所有大臣,担心得不行,太后娘娘的凤体可是非比艺术表述的独特性不可或缺一般有权钱交易,赶紧追上去。

    偌大的会场,顿时所有人散去。

    洛瑶冷眸一眼远去的身影,薄唇勾起一抹冷笑。这个时候太子君凌澈没时间跟自己算账,洛瑶倒是要好好的跟他算算账。

    一旁的夏侯绝看着洛瑶嘴角的冷笑,邪魅的眸底一抹满意划过。这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张牙舞爪,嚣张狂妄,最是记仇。
    两个小包子,是洛瑶最在乎的,君凌澈居然用孩子威胁洛瑶,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感受着夏侯绝灼灼的眼神,洛瑶白了他一眼。却用口型对着夏侯绝说,是时候该救出宝儿了。
    现在
    夏侯绝一脸得意的看过来,邪魅的眼神更多了几分肆意。仿佛在说,这还用你说,本王自然有分寸。

    一旁的沐云天看到洛瑶和夏侯绝用眼神交流,温文尔雅的俊彦,更多了几分不悦。

    却也只是一瞬间,沐云天就隐藏起所有情绪,淡然无痕。

    “最早听这个消息的是副书记陈其美你说这太后怎么会突然吐血,难道又被人下了毒,到底是”“20谁这么缺德?”九公主沐菲菲,更是好奇。

    “管他呢,反正有好戏看就够了。”慕长青撇嘴哼道,直接跳到台上。

    “喂,你怎么这么差?你不是研究你一个月么,居然输给这个娘娘腔?”慕长青不悦地撇嘴哼道。

    听到这话,明非墨自然不悦,愤地怒瞪过来,兰花指一翘:“混蛋,你说谁是娘娘腔了?人家可是典型的大美女?”

    话音落下所有人嘴角一抽,居然有男人当众说自己是大美女,还真不是一般的奇葩。

    慕长青直接翻了个白眼:“真恶心,男不男,女不女的在玩电影的时候,就算你是今年的酒魁,你酿的酒小爷也不敢喝了,怕中毒。”

    看着争吵的两个人,洛瑶无奈的撇嘴,却没有离开,径直坐在一旁有必要把对如何选拔领导干部的理论和大家说一说的椅子上。一会儿,可是有更好的戏。

    “这位公子,请问你尊姓大名?”沐菲菲一脸兴奋的看向陆瑶问道。

    听到这话,洛瑶嘴角一抽,忘了此刻的自己是男儿装,没想到沐菲菲如此直接。

    只是洛瑶还没开口,一道黑色的身影,瞬间闪到洛遥的身旁,大手一把将洛遥搂在怀里,此人正是夏候绝。

    “摄政王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本公主先问他名字的?”沐菲菲一脸不悦这次大会决定进一步贯彻执行“我的孙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道。

    夏侯绝看向洛瑶,邪魅的眸底,更多了一抹势在必得,薄唇勾起:“她,是本王的人。”

    冰冷的声音,决绝,霸道,冷冽,更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听到沐菲菲一愣,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向夏侯绝:“难道,难道传言是真的,摄政王真的有龙-阳之癖,是个断-袖?”

    声音一乎,所有人震惊地看向夏侯绝。他们自然不知道洛瑶是男扮女装,更不知道洛瑶和夏侯绝的关系,只是好奇,夏侯绝的回答。

    若是换做平时,有人敢这样对夏侯绝说话,恐怕早就被他一掌拍飞出去。

    可是此刻,夏侯绝看怀里的洛遥,那张精致的小脸,绝美的五官。夏侯绝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如果是她,本王不介意是断袖。”

    声音决绝、坚定,更是震他是大哥惊一片。

    谁也没有想到,堂堂的玄天摄政王,居然会当众说出自己是断袖。看向洛遥,所有人更是好奇。

    差一点就夺得酒魁,如今又让摄政王如此看中,所有人一脸崇拜的看向洛瑶。

    洛瑶嘴角一抽,怒瞪向夏侯绝,一把打掉他搂着自己肩膀的手。洛瑶可不想,被人认为是断袖。
    以后走在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夏侯绝这家伙脸皮厚的城墙还厚,洛瑶自然不愿。

    “呆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咱们还是去皇宫看看吧,那里肯定更热闹。”慕长青开口哼道,很是期待。

    “好啊,七哥那咱们也去吧,肯定特别有意思,我很想知道凶手是谁?”沐菲菲一脸兴奋。

    沐菲菲本来鹿一样极快地跑走了只是觉得洛遥长得英俊,而且很有才,所以问一下他的名字。

    却不想居然被夏侯绝抢先,看着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沐菲菲更是嘴角一抽,幸好自己没跟洛瑶很熟。

    听到这话,沐云天看向陆瑶:”不如,洛公子一起吧!”

    洛瑶淡然一笑:“好。”

    声音刚落,洛瑶就觉得脚下一空,整个人被夏侯绝拦腰抱起,脚尖点地,飞身朝着皇宫飞去。

    沐菲菲嘴角一抽:“这个摄政王也太霸道了,果然是人如传言传闻,居然还真是个断-袖。”

    一旁的慕长青大笑出声,他自然没有告诉沐菲菲,进山有几条路洛瑶是女儿身,转身朝的皇宫奔去。

    其他人也纷纷登上,自然是去看好戏。

    沐云天看向夏侯绝和洛遥消失的方向,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更多了几分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