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娘亲和爹爹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哥哥,你不是骗我吧?你不会故意这样说吧,难道你是想爹爹想疯了。

    娘亲都说不知道爹地是谁?怎么可能夏侯绝是我们的爹爹。

    我知道你很喜欢夏侯绝,可就算我们整天喊他爹爹,爹爹的,他也不是我们的亲爹呀!

    再说了,我是无所谓了。在哪儿管他是亲爹还是后爹,只要对我们好,疼娘亲,那就是咱们的亲爹。”巧儿赶紧开口道。

    听到这话,宝儿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一脸看白痴的模样看过来。

    “死丫头,我感到以为我是你呀,花痴的到处认爹爹,我说的是真的。夏侯绝就真的是我们的爹爹,我已经证明过了。”宝儿说着,赶紧将那天的情形说出你今天这个态度来。

    见到夏侯绝,宝儿也觉得事情有些可得到一笔工资蹊跷。这家伙明明跟自己长得很像,娘亲说过有基因遗传。

    所以当时,宝儿就怀疑夏侯绝,是自己的亲生爹爹。

    宝儿一直在等待机会,可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说。这样会引人怀疑的,万一不是岂不是误会更大,所以宝儿一不敢违抗大队书记的直等着。

    直到那一次,夏侯绝体内的剧毒发作,洛瑶将他带到醉仙居的时候。

    宝儿趁着娘亲出去配置丹药的时候,偷偷的溜进来。拿了一根银针刺破了夏侯绝的手指,取了他几滴血。

    然后又偷偷的跑出去,拿了一个大碗弄了一碗水,又把自己的血滴在里面。没想到,他和夏侯绝的血真的融在了一起。

    所以,从那一刻起,宝儿就知道了。原来,夏侯绝真是他的亲生爹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娘亲和爹无心欣赏田野的景色爹好像以前从来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彼此的关系。

    娘亲说不知道爹地是谁?从他们出生后就说,她们的亲生爹爹是个负-心汉,是个混蛋。所以就算爹爹再有钱,再有权,洛瑶也不会让两个小包子认他。

    如今,娘亲和夏侯绝在一起,而且他们的感情那么好,却不记得以前的事,着实诡异。

    这也是宝儿最担心的,所以他没有敢将这件事告诉洛瑶,而是偷偷的一个人藏在心里。

    宝儿发誓,一定要查清事情的真相,让爹爹和娘亲相认。

    听到这话,巧儿一脸震惊冬天虽然寒冷,如黑葡萄般明亮的大幸福的一家三口眼睛猛地瞪大:“哥哥,你什么时候做的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你怎么不知道拉上我呀!

    想不到夏侯绝真的是我们的爹爹,太好了。

    爹爹可是玄天王朝的摄政王,那我就是郡主了,你就是王子了。

    那话怎么说了?家里装修豪华的标准是一定要有吧台有洋酒有彩电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我们岂不是一下子从**-丝变成了高富帅。<二人于是又将赵金辉找来br />
    哎呀,太好了,太好了,以后我就是郡主了。亏得我之前还想着四号相公,当什么安伯侯夫人。

    现在看来,郡主可是比侯爷夫人大多了,以后岂不是巴结我的一大堆,我就光等着收礼了。

    哎呀,想想就兴奋,太好了。

    可是哥哥,不对劲儿啊!如果夏侯绝真的是咱们的亲生爹爹,他怎么会不知道我们的所以也有点神经兮兮存在呢?而且好像不认识娘亲一般,难道他们都不记得梅香悄悄拉开门以前的事了。

    还是像娘亲说的,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得了什么失忆症,健忘症什么的?”说到这里,巧儿的小脸更是绷紧几分,很是不解。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可是也想不明白,既然夏侯绝是我们的亲爹。那他跟娘亲肯定认识,不然怎么会生了我们。

    可是看他们现在的情形,以前的事全部忘记了,根本就不知道!

    娘亲是真的失忆了,不记得之前的事。可是爹爹没有啊,他的记忆可是好的很,他为什么不知道呢?

    伤脑筋,还真是想不明白。不过没有关系了,只要爹的是我们的亲爹就好了。他现在和娘亲关系懂事好,不就够了吗?”宝儿开口说道。
    “没错,管爹爹和娘亲什么关系?只要他是我们的亲爹就行了。那他以后生的孩子,就是我们的亲弟弟,亲妹妹了。

    这样我们就不是拖油瓶了,就不怕爹爹不爱我们了。”巧儿说着,兴奋的欢呼道。

    太好了,这下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对爹爹有一种情有独钟的感觉了。

    原来,他们本身就是一对父女。

    看到巧儿如此兴奋的模样,宝儿这才松了口气。不过看向四周,宝儿赶紧拉住她:“这件事是绝对的机密,所以你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娘亲和爹爹,谁也不能知道。”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听娘亲和爹爹,我好想现在就告诉爹有些话就不可以随便说爹,他就是我的亲爹?”巧儿一脸不解道。

    “傻丫头,你想想啊,如果娘亲和爹爹之间没有什么?那他多挖一些药材们怎么会不记得彼此,不记得过去的关系呢?

    而且娘亲说过,当时她生我们的时候是在一个破庙里。而爹爹却不在,他们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是被什么人陷害的。

    所以这件事,我们一定要保密。等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再告诉爹爹和娘亲。

    万一真的有什么人想要陷害他们,我们也好有个防备。”宝儿一字一句,小脸绷紧,很是严肃道。

    听到这话,巧儿认真的想了想。确实很有道理,不由点头赞同:“话确实没错,爹爹和娘亲都不认识彼此。他们是从相见之后,才对彼此有了感觉,所以两个人王八瞅绿豆对眼儿,然后在一起。

    那说明之前肯定是有人陷害,说不定当时娘亲或者是爹爹,其中一个人或者是两个人全部被人下了药,然后干柴碰上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巧儿认真的说道,小脸上满是兴奋的期待。

    听到这话,宝儿酷酷的小脸,更是绷紧几分。一想着娘亲受伤的事情,他记得凌雪姐姐说过,是太子妃锦柔伤了她。

    娘亲根本就不认望着里面的女人识那个太子妃,她为什么要对娘亲动手?再说了,娘亲跟太子又没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宝儿顿时恍然。前几天,可不正是太子绑-架了他。太子打的主意,就是娘亲手上的酒方,可是跟太子妃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