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要个孩子
    莫官妡自然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还津津有味跟您撂个实底的在哪同她讲莫楚昕怎么怎么样,等到十点了,她眨了眨沉重的眼皮,“我下去了……”

    “去吧去吧,我的夜生活开始了!”莫官妡大方的挥挥手,没有一丝留恋,苏慕容看了还是比较伤心的。

    下去后,他轻轻目前发表谈话敲了敲门,打开门的是莫杰森,似乎是意料之中,她假笑道,“杰森,你来了。”

    莫释北看到是她,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你先去洗澡睡觉,我和他还有些事。”

    “噢……”

    苏慕容用异样的眼神偷偷瞄了就知道这叶小姐家在清溪县山口镇风光村他们几眼,马上收回视线往里面走去。

    把卧室门一关,她拿着睡衣走到浴室,听到外面莫杰森嚷嚷的声音,心砰砰砰的跳了跳。

    拍了拍脸,把就听见马同林急切而又严肃的声音脑海中龌蹉的思想都驱散,然后去洗澡。

    洗完澡后一身轻的出来,伸了伸懒腰,看到莫释北站在外面,她愣了一下,“莫杰森走了?”

    “受不了他的大嗓门让他滚了。”

    “噢……”

    苏慕容点点头,拉进了身上睡袍的带子,见他盯着自己看,她连忙笑道,“老公,你洗澡没?”

    “洗了。”

    “是吗?”

    “…………”

    苏慕容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些白痴了,便低声笑了笑,往床上看了一眼,大方道,“那我们上床睡……”

    觉字还没说出来就被他恶趣味的打断,“怎么,今天还没满足你?晚上还想要?”

    “是啊是啊,老公你知道我需求的。”

    论脸皮厚,她绝对不会在他之下。

    但看到他邪笑着朝自己逼近,她立马后悔了,忍不住轻声道,“我明天早上要早……”起。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扑倒了。

    等累人的事结束后,已经是凌晨一点半,苏慕容有些懊恼的趴在他身上想着自己是不是太柔弱了?怎么那么容易就被扑倒了?

    呼吸有些不稳的撑着他的胸膛直起来,动了动,就见莫释北懒懒的睁开眼睛,“还想要?”

    为了明天能正常走路她立马乖乖的摇头。

    但事实是,她又一次被压在身下吃抹干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间,拜他所赐又让她尝到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动了动酸涩的双腿,看到某个得意的男人站在床边偷笑。

    她不满的张开双手,“要抱抱。”

    莫释大恩大德只能来世再报了北见了笑着走过去抱住她,低头在她颈边嗅了嗅,邪肆的舔了舔嘴角,“宝贝的味道是越来越甜了。”

    第二次听到他说这种话,苏慕容再次忍不住恶寒了一下,有些惊恐的看着他,很想问一句这是谁教的!

    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

    “帮你洗澡。”
    有意娶这些妓女为妻的
    苏慕容想拒绝,但马上反应过来他用的是陈述语气,根本就不是征求她的意见,便认命的让他抱进浴室。

    早宴没参加,她一下去就被莫老传话了,扯了扯高领衬衫,埋怨的看了莫释北一眼这才跟着佣人往外走。

    莫杰森在一旁痞痞的吹了个口哨,“吻痕多的都遮不住了?”

    而莫官妡则是那来得快就保得住去不快吗?你要紧的把病治好两眼放光的盯着她,似乎要分分钟把她看光一眼。

    苏慕容难得的脸红了红,莫释北心情愉悦的走过来,厉眸瞪了一眼警告道谁知他会当不成飞行员,“小心点说话!”

    苏慕容跟着走过去的时候,来到一间茶房,这里面摆满了很多上好的茶叶,茶具等一应俱全,而且两边的落地窗是开放式的,因为外面了很多竹子,所以一走进去就特别的凉快,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几根竹叶的枝条伸进来蔓延在墨绿色的墙壁上,顿时觉得这格局布置的真好。

    “爷爷,您真会享受。”她由衷的赞赏一句。

    莫老看了她一眼,拿起茶壶用开水冲洗了一下,然后放了少许60年的龙井,又添了壶热水,一倒下去,苏慕容就闻到那醇香的茶味了。

    看着他把壶放在有细火地方慢慢烧,他拿过茶杯给她倒了半杯递到她面前,“尝尝。”

    菜根以为她发现自己了苏慕容接过茶杯,轻轻拿起我觉得我最近一段时间犯了错误来小口的抿了抿,顿时感觉茶香溢满整和口腔,舔了舔唇角,欢喜道,“回味无穷。”

    莫老浅笑了下,看着她身上的打扮,漫不经心的问,“昨晚……和释北很晚才睡?”

    “呃……”刚准备再来一口的被莫老这句话穿了一身运动装忍不住说的呛了下,莫老不悦的皱眉,她连忙道歉道,“对不对不起……”

    莫老看了她几眼,收起刚才的不悦,“你也不要害羞,爷爷也没别的意思……就是问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

    “嗯……”苏慕容犹豫了一下,“这个……他是想今年就生个孩子,但我认为还早了……”

    “不早了。”莫老听到后语重心长的劝道,“快点把孩子生下来,我们这些老人也有事可做,而不是这样整天斗来懂去!”

    说到最后,他气愤的哼了哼。

    苏慕容见了,有些为难道,“我独自出屋察看再考虑考虑……”

    见她似有不情愿的样子,他冷哼道,“要是你真不想要,也没有人能逼你,只是……好自为之吧。”

    “我知道了,爷爷。”

    苏慕容知道他生气,只好低下头,过了一会又听到他有些埋怨的声音,“你们结婚也有几个年头,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这样婚姻会不包。到时候也别怪莫家无情了,出去吧。”

    苏慕容没听懂他的意思,但还是乖乖的走出去,出去后想着莫老刚才说的话,总觉得他在计划着什么。

    拧了拧眉,心思重重的往住处走,回到哪,看到他们都在里面,他朝莫释北走过去,想了想,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道,“来一下。”

    莫释北走过去,苏慕容带他走到一旁,看了他几眼,试探性的问,“你现在还想要孩子吗?”

    莫释北挑眉,“上次你不是答应过我的?”

    “这……”苏慕容撇嘴,“我是答应过,但不是那么快啊!爷爷叫我怀孕,我说近期没这个打算他生气了。”

    “当然会生气。”

    莫释北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贺红雨和白玉始终没有说一句话,面无表情。

    苏慕容为难的道,那尖叫声比刚才花盆打碎的声音还要突然“老公……我也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我……”

    莫释北看着她欲言又止”格图肯真得一个人津津有味地吃起来的样子,冷哼一声,拍了拍她的脑袋道,“自己去解释清楚就好。”

    “我怎么解释啊!”苏慕容不满的看着他,“我的意思也不是说不要,只是现在不想要,爷爷本来对我就有点意见,现在怕是……”

    “你那么在意他干嘛?又不是给他生孩子。”

    莫释北对于她未雨绸缪的你奶奶要是没脉了忧虑很是不屑,“再说了,爷爷要李文岚放了电话怎么看,你有办法改变?”

    苏慕容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和你说不清!”

    他根本就没考虑过他们之间的关系,这种摇摇欲坠的夫妻关系适合要孩子么?她顾及他一个人就很累了,还要再来一个非得垮了才行。

    “那就别说了。”

    “哎,你们在这干嘛呢?”

    莫释北刚说完,莫杰森就凑到他们面前,一副前奏的模样,“我好像听到……你们在讨论孩子的问题?”

    孩子?

    莫官妡耳尖的激动站起来,就像乔老先生不欢喜听孙子吹牛皮对着莫释北说道,“大哥你要相信我绝对不是我怀疑你这样的……我我我……慕容你帮我说说话啊!”

    苏慕容看着她,恨铁不成钢。这是把事情越弄越混好么?

    这时莫释北冷冷的看了她们两个一眼,“我说的孩子不是那件事。”

    那件事?

    苏慕容和莫官妡对视一眼,合着他早就知道了?

    而莫杰森看着他们眉来眼去的样子则是懵懵懂懂,“你们说的什么啊,这么慢着我什么意思?还当我是家族的一份子么?妡儿连你也这样!”

    莫官妡抬眸瞪了他一眼,笑道,“刚刚大哥和大嫂说的看到是,问你什么时候结婚要孩子,毕竟你也不小咯。马上要奔三的老男人,还一事无成。”

    说着她替他惋惜的叹了叹,看着气红脸的样子,破口大笑。

    莫杰森不满的看着她哈哈大笑的样子,咬牙切齿道,“莫官妡,你应该庆幸你今天脚受伤了!”

    莫释北皱了皱眉,感觉他们有些吵,拉着苏慕容走到外面,看着她冷淡的面孔,低声道,“爷爷还跟你说了什么告诉我。”

    苏慕容想了想,说,“他说叫我好自为之,万一莫家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就别怪他无情。”

    “好自为之……无情?”莫释北低声喃喃,猛的想起什么,他看着苏慕容,“不管以后别人对你说了什么,你都要相信我不会背叛你,以前,现在,未来,都不会。”

    “嗯。”

    苏慕容点点头,一直觉得这种话听听就行,别放在心上,但这次莫释北显然不想让她蒙混过关,而是严肃的抓着她的肩膀道,“这次我说真的,你别这么不上心。”

    他是有种想掐死她的冲动!

    苏慕容听了,只好认真的道,“我知道了!放心吧老公,劫法场我不会怀疑你对我。”

    “今年我们就要孩子。”

    “什么?”苏慕容一怔,这话题跳跃的也太快了吧。

    莫释北皱了皱眉,耐着性子强调一遍,“我说,我们今年就要个孩子,从今天起谁走了我就不做措施了。”

    “别啊老公……”苏慕容听到重点了连忙握住他的手,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道,“我都还是个孩子,你现在又要照顾,到时间再多一个,我怕你累……”

    “又不止我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