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襄阳失陷(9)
    卯时,襄阳城的南门和西门已经被流寇包围起来。

    李知府率领的守备衙门的两千多军士,以及府衙和县衙巡捕房的三百多捕快和捕头,全部都镇守在南门,参将率领的两万将士,其中一万人镇守南门,另外的一万人镇守西门,至于说北门和东门,东门靠山,流寇无法进攻,北门尚有襄阳水师镇守,暂时也不需要操心。

    襄阳府城之内,已经出现了骚动,流寇包围府城的消息,如同插了翅膀一样四处流传,城内的士大夫、富庶商贾以及老百姓等等,对于参将率领的两万军士,根本就没有信心,这些军士在府城胡作非为,让城内的人厌恶,众人不可能相信他们,至于说李知府,大家还是相信的,可是守备衙门的军士人数太少了,不可能抵挡流寇的进攻。

    张献忠的脸上带着笑容,刘文秀以最快的速度击败襄阳水师,让他非常高兴,本来他是准备继续进攻北门的,彻底剿灭襄阳水师,但这个决定被刘文秀制止了,刘文秀分析襄阳水师集聚在北面,摆明了心思就是想着逃走,既然明军准备逃走了,大可不必去理会,而且还不要派兵去包围,就让你肯定希望赞扬明军逃离,这样义军就能够轻松的拿下襄阳府城了。

    张献忠连连称是,认为刘文秀纷纷走了出去的分析非法准确,采纳了刘文秀的建议,没有派遣军士去包围北门。

    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攻下襄阳府城,这是张献忠的愿望,本来以为会遭遇到很大的困难,付出很大的代价,可是襄阳水师的表现,让张献忠感觉到了。明军没有丝毫的斗志,想到的就是逃命,这样的情况之下。拿下襄阳府城就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了。

    张献忠亲自将前锋的帅旗递给了刘文秀,命令刘文秀率领五万义军军士。发动进攻,刘文秀接过帅旗的时候,张献忠脸色严肃的提出要求,一鼓作气拿下襄阳府城。<打一场人民战争br />
    卯时一刻,隆隆的鼓声响起,战斗打响了。

    刘文秀率领的五万军士,分为了两部分,他率领其中的三万人。进攻西门,另外的两万人负责进攻南门,不过进攻南面的声势闹得很大,但进攻的重点在西门。

    这是刘文秀做出的决定,攻打的城池不少了,一般来说,南门都是重点护卫的地方,明军的主力应该是集中在南门的,至于说其他的地方,不可能安排那么多的军士去守候。不过义军将进攻重点放在西门的作战部署不能够暴露,不能够让守卫城池的明军知晓,这种声东击西的战略。刘文彩曾经由于在科学创新发明上为中国涂附磨具行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采用过,也获得了成功。

    南门的进攻开始了。

    数千义军军士冲向了城墙,他们冲锋的速度不是很快,但声势好大,所有人的嘴里都发出了怒吼的声音,让城墙上面守卫的明军心慌。

    也就在义军开始冲锋的时候,刘文秀率领的三万义军军士,已经抵达了西门。

    李知府看着蜂拥而至的流寇,内心还是有些震颤的。流寇的人数太多了,而且冲锋的气势很盛。看看身边的军士,守备衙门的军士和巡捕房的捕头捕快。虽然有些畏惧的神情,但眼神里面有建议的色彩,可惜参将率领的你要知道自己要什么一万将士,看上去畏畏缩缩,好像被流寇的气势震慑了,要不是军令,恐怕他们已经掉头逃跑了。

    眼看着流寇距离城门还有五十来米距离的时候,李知府亲自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一轮箭雨朝着流寇冲锋的队伍而去,南门的两门红夷大炮也开始怒吼。

    冲锋的流寇,队伍瞬间就乱了。

    其实城墙上面的两门红夷大炮,主要是用来对付进攻的战船的,红夷大炮的射程远,对付进攻的流寇,作用不是太大,但能够震撼流寇。

    看着开始慌乱的流寇,李知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身边的参将,神情也稍微镇定了一些。

    刘文秀率领的三万人,集聚在西门外。

    南门的炮声已经传来,进攻肯定是惨烈的,刘文秀没有打算攻破南门,他清楚那样会付出很大的伤亡,但进攻西门就不一样了,从防守的阵势来看,西门远远比不上南面。

    刘文秀手中的令旗挥动,鼓声响起。

    一万义军军士都能说会道,分为前后两个方队,朝着西门冲去,他们的气势更加的恢弘。

    城墙上面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箭雨,不少义军军士倒在了箭雨之中,但更多的人朝着城墙的方向冲过去,弓箭同样呼啸着朝着城墙上面而去。

    无数的云梯架起来了,一部分的”廖冰旋由衷地赞道义军军士已经抵达西门城门处,开始用木头撞击城门。

    城墙上面泼下了滚烫的热水,一些义军军士惨叫着从云梯上面滚落,部分的云梯被明军推倒,摔在地上的军士,很少有人能够继续爬起来,但更多的云梯不屈不饶的架起来。

    面无表情的刘文秀,第二次挥动气质。

    又是一万义军军士发起了冲锋,依旧是两个方队,所不同的是,后面一个方队,大部分的军士是冲着城门去的,他们要击垮城门。
    相信张也摸不着虚实
    惨烈的厮杀在西门展开,其规模根本不是南门可以比较的。

    几个军士脸色灰败的跑到了南门,上了城墙,径直到了参将的身边,大声在参将耳朵边说着什么,参将的脸色迅速的变化了。

    走到李知府面前的参将,急促的开口了。

    “大人,我们上当了,流寇进攻的主要方向是西门,现在西门马上就要被流寇攻破了。。。”

    李知府的眼睛瞬间变得血红,盯着参将。

    “西门不是有一万的军士守卫吗,流寇怎么我们只有帮忙做些事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攻破。”

    “大人,流寇太狡猾了,进攻南门不过是他们的花招,他们进攻的重点在西门,本将没有想到,刚刚军士来禀报了,进攻西门的流寇,至少有五万人啊,可只有一万人守卫,他们不可能坚持太长的时间。。。”

    “不要说了,马上从南门抽调五千军士,过去守卫西门,你亲自去指挥,要是西门丢了,让流寇进入了城池,她认识一位朋友你我都不要想着活命了。”

    参将愣了一下,马上表态了。

    一个月下来“是,我这就率领五千军士过去增援,大人可一定要小心啊。”

    李知府没有多想,点点头,此刻他根本就没有至于参将的表情。

    参将率领军士下了城墙之后,没有走几步,马上对身边的亲兵下达了命令。

    “西门留下三千人镇守,其余人全部撤往北面,马上上船。”

    “将军,若是西门的军士撤不下来怎么办。”

    参将摸着下巴,稍微沉思了一下。

    “你说的是,西门的厮杀很是激烈,这个时候恐怕撤不下来,这样吧,派人到西门去看看,若是战况不对,就不要理睬了,马上往北门的方向撤离。”

    说完这些,参将扭转马头,朝着北门的方向而去,麾下的军士,也跟随朝着北门的方向奔过去了。

    西门的军士已经无法抵御流寇的进攻,一部分的流寇已经上了城墙,开始和明军厮除非我在场杀,西门城门也摇摇欲坠,巨大的撞击声,等同于撞击军士的心,有些军士以萌生退意,不过这个时候,他们无法后退,唯有死守了,他们这会儿大家的酒意上来若是撤退,一样会遭遇到屠杀。

    “轰隆。。。”

    巨大的声响出现,城门终于被撞垮了。

    看见城门被撞垮了,刘文秀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中的帅旗,一马当先朝着城门的方向冲过去,身后的大军怒吼着跟随冲锋。

    。。。

    西门失守的消息,以及参将率领军士从北门撤离的消息,同时传到了南门。

    李知府脸色苍白,眼里含着热泪,尽管南门还在他的手里,但襄阳府城已经失陷了,流寇冲进城之后,马上就会包围南门,到时候,他和所有的军士,都不可能逃离了。
    李知府看着城墙上面的军士,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参将麾罗思举一直是他崇敬的人物下的几千军士,突然朝着城墙下面而去,不管不顾尚在进攻的流寇了。

    这是临阵逃脱,可是李知府已经无力阻止了。

    身边剩下的就是守备衙门的军士,以及巡捕房的捕头和捕快。

    李知府看着众人,神色惨然的开口了。

    “诸位,襄阳府城失孰能无过?既然省政府已经出面处理守了,责任都在本官,本官决心报效朝廷,在朝阳门上了辅路有胆的跟着本官冲出南面,和流寇厮杀,想着保命的,现在就离开,本官不会责怪。。。”

    南面突然打开,近两千人冲出来,其中有一千多的骑兵。

    冲锋的明军气势不一般,他们瞬间和冲锋的义军军士交手了,其中有一个“你们这边不让来的面容消瘦、身穿官府的中年人,一边冲锋一边还在大声的吆喝。

    义军被冲的不知所措,一些军士不自觉的掉头朝回跑。

    “不准后退,跟随我说清溪桃花水母就是一个大骗局杀明军。。。”

    一声怒吼出现,铁塔般的张献忠出现了,他胯下的枣红马也开始长嘶。

    张献忠举起了手里的长矛,朝着明军冲过去,更多的义军军士跟随冲过去。

    。。。

    一个多时辰之后,南门和西门都安静下来了。

    刘文秀来到了张献忠的面前。

    “义父,北门逃走的明军,是不是追杀。”

    “都是一些废物,不用追杀了,跟着我进城去,让兄弟们好好享受享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