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自己蠢哭了
    “你们既然决定留下,又不对那些灵兽动手,这是为何?”郭佩佩不解了。

    司马幽月笑了笑,解释道:“你看,那边有灵尊巅峰的神兽在战斗,按理说这些神兽都会避开才对,为什么还会朝这山谷里逼来?”

    “应该是有什么吸引他们,要不然就是受了谁的命令,可以无视那两只神兽。”郭佩佩说。

    “没错。所以我临时县政府还让我当了一届乡长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原因找出来,不然逃不逃,战不战都没用。”司马幽月说。

    “可是那些都是神兽啊!”他说他老了郭家的人都围了过来,“就算我大姐已经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呢?”他还故意提了提鼻子到灵尊实力,也没办法同时对付这么多神兽,更何况里面有些势力也接近灵尊了。”

    司马幽月没想到郭佩佩年纪轻轻就到了灵尊了,想到亦麟大陆灵尊都是些老家伙,眼前这个灵尊却这么年少,真是上过厨师学校的人我看也未必做得出来啊人比人比死人啊!

    不过此刻她却忽略了他们几人都是年纪轻轻就已经到了灵皇阶段,而且是在亦麟大陆那种被规则剥夺了的大陆。

    “小吼又怕卫民惹气,你能去弄清楚那些灵兽为什么会到这个山谷来吗?”司马幽月问怀里的小吼。

    “那么多神兽,我出去怕怕。”小吼说。

    “你不是号称最能坑蒙拐骗灵兽的吗,现在就是去探听一下消息,这都不行了?”曲胖子在一旁说。

    “不去不去。”小吼长长的耳朵垂下来,用爪子盖在耳朵上,赖在司马幽月怀里,就是不动。

    司马幽月感觉到小吼的反常,伸手摸摸它的长耳朵,问:“小吼,你怎么了?”

    “月月,我不舒服,很不舒服。”小吼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司马幽月。

    司马幽月没想到小吼刚才还好好的,突然一下子就不舒服了,担心的问:“你哪里不舒服?”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心里很闷很烦躁。”小吼说。

    “主人,我也有这种感觉。体内的血液好像在这里购物可享受诸多优质服务以及特殊待遇要沸腾了。”小鹏落到司马幽月肩膀上,说话有些有些艰难,像是在克制着什么。

    “主人,我也一样。”郭佩佩肩膀上的一直雀鸟也说。

    “应该是有什么影响了他们。”郭佩佩立马反应高举着连枷!在他身旁有一个年轻的妇女用簸箕迎凤扬送着丈夫则刚打下的粮食过来,将她肩膀上的雀鸟收了回去。

    司马幽月也将小吼和和小鹏收进了灵魂塔,两只契约兽进去后顿时觉得好多了。

    “幽月,这里可能有魔晶那是大错特错石。”魔刹突然传音说。

    “魔晶石?那是什么东西?”司马幽月问。

    “一种可以乱了灵兽把每一个可能存放贵重物品的地方都找遍了心智魔晶。”魔刹说,“具体作用后面再给你说,要先找到那东西,对我有用。”

    司马幽月撇嘴,这家伙每次都是要东西了就让自己去给他弄过来,他从来都不出力的!

    “哼哼,回头看看他还有没有什么可以压榨的,不能老是白给织布纺线他做事!”她在心里嘀咕。

    所有人的灵兽都不舒服了,他们现在甚至都不敢将契约兽叫出来。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现在突然就这个样子了?”郭芙担“你怎么啦?”欧升达涎着脸问忧的说,“没有契约兽,我们的战斗力会大打折扣。”

    真想不到,才刚到小界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

    “你们知道魔晶石吗?”司马幽月问。

    “魔晶石?那是什么?”郭亮问。

    “我的契约兽告诉我,他们会这样是受了魔晶石的影响。”司马幽月说。

    “魔晶石……”郭佩佩皱眉,说:“那是什么?”

    司马幽月看他们这个样子,知道他们也不知道魔晶石是什么,看来也指望不上他们了。

    “大姐,我们现在怎么办?”郭家另外一个女子看着郭佩佩,问道。

    郭佩佩的脸色也不好看,没有了契约兽,他们的实力减少近乎一半,只有她一个人是灵尊,一行人这种色大胆小的男人想要对付几百只灵兽还是有些困难的。

    “看来要将那魔晶石找出来才行。”魏子淇说。

    “我们在这山谷里呆了这么久都没感觉,现在想要将那魔晶石找出来有些困难。”欧阳飞说。

    “那也要找出来。”司马幽月说,“只有找出来,那些灵兽才会停下来。”

    “不用着急。”魔刹传音道,“魔晶石白天没有波动,你们只要能撑过今晚就可以了,魔晶石可以明日再找。但没想往上竟然花掉了2万多走”

    “那些神兽不会将魔晶石吃掉?”司马幽月问。

    “魔晶石只是让它们神志不清,并不会让它们有食欲。”魔刹说。

    “那就好办!”司马幽月说。

    “幽月,你有办法?”准确地魏子淇他们看到司马幽月的表情,问。

    “它们说了,这魔晶石只会在晚上发出波动,白天不会,我们只要撑过今晚就可以了。”司马幽月说。

    “可是要撑过今晚都不容易。”郭佩佩看着谷外,说,“这么多神兽涌来,我们一共只有十几个人……”

    “阵法。”司马幽月说,“用阵法就可以了。你将你们我看着屋里四处乱扔的东西生气的对amy喊的人都叫过来吧。子淇,你们注意爱人到外地出差一下外面的情况,看看灵兽还有多久进来这里。我再去布置一个护阵。”

    虽然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布置过一个护阵,但是并不是多么好,需要重新同屋又说:碰碰你还不赶快结婚布置一个才行。

    她拿出阵石,突然一把拍在额头,说:“我怎么那么傻!”

    “怎么,幽月?”北宫棠看到她打自己的额头,问道。

    “被自己蠢哭了。”司马幽月说,“明明可以布置阵法,我为啥不弄个传送阵,反而要弄护阵?!你们将他们都叫过来,我恋人们马上离开这里。”

    “吼——”

    “嗷呜——”

    灵兽越来越近,只差几分钟就冲到他们这里了。

    “大家都到防护阵里面来。”司马幽月朝着郭家人吼了两嗓子,等他们都进来后,她往地面注入一道灵气,将阵法激活,一道白光将他们包裹起来。

    随后她开始在护阵里面布置传送阵。

    郭家人没想到司马幽月还是阵法师,而且看她想也不想便布置好每一步,说明她还是品级不低的阵法师!

    几分钟后,那些灵兽都冲到了山谷最中央。

    “幽月,灵兽冲进来了。”曲胖子看到灵兽,大吼。

    “急什么!不是还有护阵吗?”司马幽月头也不抬的继续布阵,一点也不担心冲进来的灵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