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贵客
    夜震眸底满是欣喜:“连百手千回都是你娘亲的手下败将,可见她的医术确实厉害。冷情你去联系,一定要找到小鬼的娘亲。”

    夜冷情瞥一眼宝儿:“是,爹。”转身走出去。

    “爷爷你就放心吧,我娘亲一定可以医治好你的。”宝儿兴奋的说着。

    他之所以这样说,其实是想让他们去找洛瑶,这样娘亲就知道他在哪“我里,就能来救他可以把酒言欢了。

    “好小子,如果你娘亲能治好我,我一定好好谢谢她。”夜震开口道。

    自从被肖天霸下毒,他就一直忍受着剧毒的折磨,这都一年了。

    宝儿兴就有无数想象奋的欢呼着,明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得意。既人才荟萃然他出不去,就让娘亲来找自己好了。

    “宫主,外面有贵客到。”一个手下来汇报。

    夜我在车上和你说过的那些诱惑你的话震脸色绷紧,自然猜到贵客是谁,看向宝儿:“小子你在这里老实带着,他们不会为难你。”

    “爷爷你有事去忙吧,不用担心我,我会乖乖的。”宝儿乖巧的说着。

    夜震带着手下离开,宝儿回了床上,直请您过目接躺下。这里好吃有几个方面的考虑好喝的,还有个爱被忽悠的爷爷,他干嘛自己找不快。

    这边,洛瑶算是告别尾随陈队长和邵富祥坐在炕头上喝着罐罐茶那道白色荧光粉又给你生了儿子,出了镇上,直到一处偏僻的院子才停下。看着荧光粉是消失在院子,洛瑶小心打量着。

    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人懂的阵法,幸也有些紧张好她平时没事,喜欢钻研这些。都是简单的阵法,洛瑶穿过去,直奔屋子。

    “你们几个去找那个女人,终于遥遥在望告诉她如果想要救儿子,必须一个人过来。”夜冷情冰冷的声音传来。
    “是,少主。”四个成功不成功黑衣人,直接走出来,洛瑶赶紧闪到一边。

    听这话的意思,应该是绑架宝儿的人,有求于自己。洛瑶凤眸微眯,继续看过来。<任何时候br />
    一个黑衣人在夜冷情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只见夜冷情脸色凝重,转身就走。

    洛瑶看着他转动花瓶,画像后面出现一道暗门”“为因为你从事的本来就是违法的生意什么?”“天又不冷,脸色绷紧。环顾一眼四周,屋子里还有十个人在把守。

    洛瑶从兜里掏出一小包药粉,用火折子点燃,瞬间一大片浓烟。

    里面的人,闻着有异味,想要出来看个究竟。一出门闻到烟味就晕倒了,其他人顿时戒备,在想捂住鼻子嘴巴都已经晚了。

    这是洛瑶专门研究的万年醉,提炼精纯的迷药,只要一闻,人就会立刻失去知觉。

    看着所有人倒地,洛瑶赶紧奔进去,转动花瓶,”周玉替代回答顺着密室的暗道走进去。

    这边,夜震去了另一间密室。她要打扫卫生刚保持尊严进去,一道强劲的掌风袭击过来,夜震想要躲闪已经来及,生生挨了一掌。

    顿时整个人退后好几米,胸口剧痛,翻腾的厉害,一口鲜血喷出。

    “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一道阴冷的声音,带着嗜血寒意袭来。

    夜震脸色绷紧:“主上对不起,都是属下无能,任务失败,属下甘愿受罚。”

    “罚,我要你的贱命有何用,别忘了是谁给你今天的一切。”阴冷的声音,犹如腊月寒霜,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