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初的目的
    苏慕容皱了皱眉,往前面走去,没有退让没有绕道,直接无视她往前走。

    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莫楚昕伸向后一步挡住她的去路,勾唇笑道,“走那么快干什么?没看到我在这?”

    苏慕容看着她,“没看到。”

    “没看到没关系,现在呢?你不应该打声招呼?”她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她,“我不知道你从哪来的自信能这么清高。”

    “我清高和你有关系?”

    苏慕容皱了皱眉,伸手推开她,她旁边的女佣见了,尖叫一声,“少奶奶,你这样对莫小姐,保安让他登记万一她流产怎么办?”

    莫楚昕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等站稳后,她眼神阴狠的看着她,走到她前面伸手用力推了她一把。

    苏慕容踩着高跟鞋往后退,没想到她报复心这么早强,突然脚一歪,她就这么活生生的跌在地上。

    摔倒之前,她手反射性的护着肚子,莫楚昕见了,冷笑着睨她一眼,“这么护着自己的肚子,不知道还以为你也给释北哥哥添喜了呢。”

    “都在这干什么?”

    一声呵斥传来,她们扭头看去,只见罗奈儿沉着脸站在后面,她点头看到苏慕容倒在地上,走上前扶她起来,然后恶狠狠的瞪着一脸得意的莫楚昕,“你肚子里的孩子都快三个月了,还这么不安分,是不是想闹出点什么动静你才安心?别以为你能借子德福,就凭你这种上不他都未必明白了台你货色也妄想窥伺莫家少***位置?痴心妄想!”

    莫楚昕被她说的脸色很不好看,她冷哼一声,“二太太还真是打抱不平,你平时就是这么和大太太说话的?你忘记她上次怎么说的了?我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弄清点再说话。”

    “呵,你是什么身份?”罗奈儿嘲讽的笑了,“我还真不知道,不如你告诉我,是释北给你名分了还是取代大姐的位置了?”

    “你——!”

    莫楚昕气结的看着她,瞪了苏慕容一眼,就气愤的离去。

    看到她走了,罗奈儿才扭头看着苏慕容,“她推你怎么也不知道躲一下?”

    苏慕容咬了咬唇,脚踝一阵刺痛传过来,她忍不住往她身上靠了一下,“我还来得及反应。”

    “你脚扭伤了?”她往下看了一眼,“我扶你去医院。”

    “谢谢了。”苏慕容试着踩一下地,稍稍用了一点力,就是蚀骨的痛。

    罗奈儿担忧的抿了抿红唇,最后拿出手机,让她靠在自己肩上,“我给杰森打电话叫他过来。”

    苏慕容看了她一眼,想问为什么不打给莫释北……

    电话接通后,她迅速说了地方然后挂断,“你别担心,杰森马上就到了,我们等会就送你到医院去,这都红肿了。”

    苏慕容地喘一声,往脚踝处看了看,突然想起上次莫官妡崴脚的情况,“穿高跟鞋还是蛮危险的。”

    “话不能这么说,那的看你会不会穿。”

    “嗯。”

    她浅浅的应了一句,试着单脚站起来,但还是有些摇晃,最后迫不得已继续靠在她肩上,看着前方漫长的石子路,她心里五味杂陈。

    “你刚刚……为什么不给莫释北打电话?”

    罗奈儿看了她一眼,“他每天都忙的不见人影,而且等会难保不是莫楚昕接的电话。”

    “我懂。”她苦笑了一下,“没想到最后在莫家可以依偎的人,竟然是你。”

    罗奈儿看她这样子,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她头发,“男人都是不可靠的,很多时候都要靠自己。女人一旦完全依赖男人,下场肯定很惨,万一他变心随便就能把你抛弃掉,那时你就会感觉世界都崩塌了,但又能”陈志刚说:“人生就像一次长途旅行怪谁呢?”

    苏慕容闷闷的点头,这时莫杰森牵着两条藏獒匆匆跑过来,她心紧了一下,“他……”

    莫杰森看到她们两个,把两只巨大的藏獒多吉扔在一旁,蹲下来拍了拍它的脑袋,“乖,别乱跑,爹地现在有事。”

    说完就朝她们走进,看了苏慕容一眼,“大嫂,我背你去医院吧。”

    苏慕容没反应,但罗奈儿已经把人交过去,看到那两只藏獒奔过来,她紧张的”麦绒说拽住他的手,指甲几乎都掐入他肉里了。

    莫杰森疼的龇牙咧嘴,“大嫂,你掐的好痛啊!它们不咬人的,妈,你快拉住它们啊!”
    罗奈儿听着就走过去薛峰把汽水、啤酒和一些点心放在随身带来的一块小塑料布上拉住两只撒欢狗的链子,她看着它们那么兴奋的样子,不停的往莫杰森那边冲,她手都被勒紧了,“我先把它们拉回去,你送慕容去医院!哎哟,两个小祖宗!”

    莫杰森蹲下来想让苏慕容自己爬到背上,但过了一会好久见她还没动静,站起来,看了她一眼,“不如我扶你过去吧?”

    苏慕容咬了咬唇,摇头,“算了,你蹲下吧,刚才就是脚有些痛不好弯腰,现在好了。”

    “好吧。”莫杰森说着又重新蹲下,她见了双手撑在他背上,然后他把她背起来。

    莫杰森什么也没说就迅速往医院跑去,几分钟就把她送到外科诊所去了,医生给她开了一些外敷的药,处理一下伤口就可以出去了。

    莫杰森看着她,“我送你回去吧?”

    苏慕容摇头,“我在这休息一下,你先回去吧。”

    “那好吧……”他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我等会叫大哥来看看你吧。”

    “不用。”她皱眉,“他每那边竟说“说不好”!这个王八蛋天那么忙,别麻烦他。”

    “大嫂……”莫杰森凑过去,“苏树东也是如此不是我说你,你也太宽容了一些,上次云姨都说了,莫楚昕肚子里的孩子……”

    “好了,你走吧。”

    苏慕容朝旁边拿药的医生看了一眼,咬了咬唇,“我自己有分寸的,别担心了。”

    “那我走了。”

    莫杰森见她那么不领情,也就怏怏不乐的走了。

    他走后,女医生走过来,“你现在脚扭伤的不严重,别多用力就好,等会你最好还是叫人来扶你去。”

    “我知道。”

    苏慕容点点头,偏过头去,看着脚踝,之后医生就忙自己的去了,没人打扰,她倒也觉得清闲。

    半小时后,莫官妡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进来,“慕容,听说你脚受伤了,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

    医生皱眉看了她一眼,“莫小姐,医院禁止喧哗。”

    莫官妡哼了哼,这医院都是她家的,还敢来管她。

    但为了不失风度,她还是安静下来,乖乖的走到苏慕容旁边,左右看了看,就蹲下来,“哟,这都红,疼不疼?”

    说着她用手戳了一下,苏慕容皱了皱眉,“你来干嘛的啊?”

    莫官妡笑着起身,“我这不是听说你受伤了来看你嘛,对了,大哥呢?”

    “不知道。”一定要装得很傻很天真

    “他怎么没来陪你啊!”莫官妡惊讶道,“你发生那么大的事,他怎么都不关心一下?”

    苏慕容扯了扯嘴角,“只不过把脚扭到了,能有多大的事。再说了,这些本来就是小伤,正常每天活动一下,两三天就好了,哪像你上次强拖着我陪你一个星期!”

    “我这不是从小娇生惯养嘛。”莫官妡嬉笑着挨过去,“你不过以为我想那么脆弱?还不是身体恢复的不快啦。”

    女医生正在配药,听到她们熙熙攘攘的说话声,抬头皱了皱眉,又低下头拿了几副药剂就出去了。

    莫官妡见她出去了,冷哼一声“嗯,“那医生我看就是更年期,一大把岁数了还那么凶,老公和孩子怎么受的了。”

    “好了,别人也是工作认真,这么说她干嘛?”

    其实她绝对的那么医生虽然看起来凶,但工作还是一丝不挂,很有责任心。

    莫官妡撇嘴,“对于你来说,这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被原谅,我可是听二哥说了,这伤是莫楚昕推的吧?”

    苏慕容偏过头,“我自己没反应过来,而且是我先动的手。”
    “你是不知道她最近是越来越嚣张了,看到人就咬,那些以前欺负过她的人不知道最近过的有多惨。”莫官妡鄙夷道,“像她那种记仇的女人,要是把孩子生下来,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乱子,不过她是不敢说我的,要是敢惹我,我打到她流产!”

    苏慕容听了,忍不住想,她以前对别人一直和和气气的,怎么欺负她了?恐怕也是个借口而已,再他万万没有想到说了她和莫释北的是是非非,她也没参与过。

    但她一想起她今天的举动,明显的示威,她苏慕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挑衅了!

    “她无非就是狐假虎威罢了。”苏慕容冷哼一声,“这种女人最会察言观色,知道现在该讨好谁该数落谁,你看她和云宜爷爷闹红脸了没?”<绝对超过了一百亿br />
    “好恶心……”莫官妡啧啧苏树东在天台的边缘上站着唇,“算了不说她了,恶有恶报,她迟早会有报应的。”

    “谁知道。”

    她一向不相信这些所谓的神论,也许真的有因果轮回,但人还是要靠自己去争取,就像今天罗奈儿说的。

    猛的她惊醒过来,她最近是不是太依赖莫释北,发生了什么事就想着他,有什么委屈就想和他说,而他又一直待在莫楚昕身边,这种落差让她心情越来越坏,对身边的人有时都会动怒……

    这和原来的不一样!<后心的气一下子就憋到了前胸br />
    她的目的是让苏安公司发”吴娜目送他俩走出饭店展起来,渐渐的可以与宋易熙对衡,然后再把属于苏家的全部抢回来,完成后就可以遵循他的意愿和他离婚。

    但现在一切都在偏离正轨……

    和最初的完全不同了。

    “慕容,怎么了?”莫官妡推了她一下,那手不停的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脚又痛了?”

    苏慕容呆滞的摇头,“只是弄明白了一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