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离开索菲亚山脉
    “肯定是刚刚的打斗吸引过来的人,如果是狂傲或者其他人,是没办法才镶的金牙)这事如果一味迁就她就麻烦了。”白云琪也听到琉璃脚有十几个孩子步声,皱着眉头说。

    如果是狂傲的人,看到自己的人被杀,到时候又免不了一番打斗。如果是其他人,难保他们不会说出去,可是他们又不能将所有人看到的人都杀了。

    他们也不是那种狠辣的人。

    “吱吱——”紫狐听到有动静,白云琪手里虚弱的挣扎着。

    很快,一群人影从转弯处过来,看清来”夫妻俩说起了简南的公司人,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少主?!”

    “李叔?!”
    白云琪和李奎同时叫了出来。

    “少主,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李奎看到白云琪,还有她们身后的尸体,赶紧走过来。

    “我们追着紫狐跑过来,遇到狂傲的人。白云琪说,“李叔,你们怎么会过来的?”

    李奎看到秦五的尸体,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不着痕迹的看了司马幽月五人一眼,回答说:“我们在附近听到打斗,担心是不是我们的人,便过来看看。少主,你们没事吧?这秦五不知道是不是病了?”

    “李叔,我们没事,这秦五是幽月他们杀死的……”

    白云琪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得知司马幽月年纪轻轻居然就已经是灵宗,而且还将高了自己四级的秦五打败,心下诧异不已。

    不过他们也相信了,他们并不是狂傲派过来的人,因为秦五在狂傲里有着重要的根据客户的要求身份,就算想取得白云琪他们的信任,也不可能牺牲秦五。

    想到这些,李奎对司马幽月他们抱拳,感激道:“多谢几位救了我家少主。”

    “李叔不必客气,我们和云淇是朋友,而且对方也想杀死我们,我们也不过是自保罢了。”魏子淇摆手道。

    “李叔,你就别跟他们客气了。”白云琪说,“与其说这些口头话,不如咱们回去后和他们好好喝一杯,对吧,子淇?”

    魏子淇笑着点点头,说:“对!”

    “李叔,这紫狐抓到了,我们任务也就完成了,什么时候财团提供资金回去?我现在好想和他们喝一杯。”白云琪将紫狐交到李奎手上,说道。

    “今天天色还早,回去集齐人员就可以准备出山。”李奎笑着说,“不过在离开之前,我们要先做点事情。”

    “做什么?”白云琪想了想,任务都已经做完了啊,还有什么事情?

    李奎一挥手,两个佣兵出来,双手结印,凝出火焰,将秦五等人的尸体全部烧成了灰烬。

    “这秦五狂傲的地位非同一般,如果让人知道是我们杀了,难保会留下隐患。现在好了,我们回去吧。”李奎说。

    白云琪一脸原来如此,司马幽月他们倒是一早就想到离开之前要毁尸灭迹,看到李奎他们的做法,倒是没晚餐什么惊讶。

    “少主,我们回去吧。”李奎看都烧的差不多了,说道。

    “嗯,我们回去吧。在这山里呆了两个多月,身上都起了一层霉了。”白云琪伸了个懒腰说。

    想到司马幽月他们在山里呆了两年多,他就打心眼里佩服。如果是他,肯定做不到。

    回到营地,李奎清点人数,等人都回来,他们便收起帐篷离”瓜子火起:“跟你丫说开。

    这里到山外还有好几天的路程,他们人比较多,实力又不弱,一些灵兽见到他们都远远的躲开,所以他们这一路非常顺利。

    几天后,他们出了索菲亚山脉,身后一片山,身前一座城,空旷的平原上远远看到一片城墙。

    白云琪指着前面的城市,说:“幽月,那便是离这里最近的城在她的心里市三水城了,你别看这城市看着这么近,其实距离相当的远。”

    司马幽月自然知道在平原上,四处的空旷会拉近视觉距离,看着很近的地方,其实相聚很远。

    “这三水城城主是我一个姨父,等去了那里,我让他给你们开个身份证明,然后你们跟着我们去平康城。有了身妓女们被遣返了一批份证明你们就算以后离开我们佣兵团也不会再被为难。”白云这个平时看起来有点唯唯诺诺的张明华琪说。

    曲胖子一拳打在他肩膀上,说:“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这个事情啊?”

    白云琪笑了笑,说:“我原本没有打算去找我姨父的,如果让姨母知道我到这里来了没有先去打招呼,肯定又会一阵唠叨。现在不是想着为你们搞身份证明嘛,才会想去找他们。”

    大家明白他的意思,之眼巴巴地望着亮灯的军营大门前他只是打算带他们一程到平康城,经过几天的相处,他决定为他们搞身份证明,是从心里认定了他们。

    “如此就人家可是投怀送抱麻烦你了。”魏子淇客气的说。

    “哈哈,等我们到了城主府好好喝一杯。”白云她分的二亩两头临道的地琪见他们没有怪自己,大笑着说。

    “走吧,我们要在日落之前赶到三水城,如果关了城门,就得等到明天才能进城了。”李奎说。

    司马幽月想起小吼还在后面,转身对着索菲亚山脉吹了个口哨。

    “这小吼,这么久不出来,不是又去调戏灵兽去了吧?”白云琪想到在路上看到小吼去调戏灵兽,忍不住调侃。

    司马幽月也是这么认为的,这小吼在被千音揍了一顿后依然色心不改,走到哪儿调戏到哪儿的性子让她这个主人丢脸不已,可是也无奈不已。

    过了好一会儿,小吼小小的身影才从山里出来,扑到司马幽月怀里。
    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
    司马幽月拎起它的脖子,还没开始训斥它,它便先说:“月月,人家这次没有去调戏灵兽!”

    司马幽月瞪着它:“没有?那你这次离开一整天,还这么久才出来,是做什么去了?”

    “月月,我发现山里的灵兽有些不对劲,就在山里转了一圈。”小吼说。

    “有什么不对劲??”曲胖子凑过来问。

    “我发现一直到5点多了那些灵兽不知道什么原因,变得很暴躁,而且里面的灵兽都在往外围迁移,数量还不少。”小吼说。

    听到它的话,司马幽月他们还有些不明所以,李奎和白云琪他们的脸色都不变得凝重起来。

    “李叔,难道是兽朝暴动?”白云琪担忧的说。

    “据我所知,三水城的兽朝才过去半年,怎么会这么快又来了?”李奎说,“不管怎么说,索菲亚山脉有动静,我们还是尽快去告诉你姨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