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学院考核(四)
    “重明,麻烦你了。”

    重明点点头,双手结手法之娴熟印,双手挥动,将那些黄沙兽全部都隔离起来。

    那些黄沙兽本来就没有呼吸,所以即便被隔离了,也没有立即死去。只不过空间受到限制,被禁锢了,动弹不得。

    司马幽月看着重明将它们禁锢起来,却也没有杀死。一屁股坐”在那个年代有句民间谚语在了地上,喘着大气道:“这些灵兽没有生命,永恒不死,这么禁锢起来也没用。必须得想办法才行,唉。”

    重明这个也是要灵力支撑一样也没有了多么可惜啊!”“不过的,不可能一直将它们禁锢起来。还是得像个办法解决了才行。

    她坐在地上想了很久,伸手抓了抓这滚烫的黄沙,说:“这些都是黄沙形成的怪兽,要么毁了这天地,要么毁了这黄沙。可是这黄沙太多,想要毁灭是不太可能的,那就只有毁灭这天地了。”

    房间里的人听到她的话,都忍不住眉头一挑。

    这小家伙想做什么?要是将这天地毁了,那学院的损失不就大了!

    众人朝副院长望去,那我要能下炕厮淡定的挥挥手,说:“没事儿,她还没那么大的本事。”

    这琉璃幻境现在是副院长控制的,他说没事儿,那就没事儿。

    果然,司马幽月说了那话后歇了一会儿,说:“这天地也是毁不掉的,学院的东西肯定不会这么菜。难道我们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你的老师和同学

    “主人,我们将这些黄沙搬走了不就没有了吗?”亚光说。

    “搬走?”司马幽月眼睛一亮,蹭的一下站起来,拍拍手上的黄沙,说:“对啊,弄不死还弄不走吗?亚光,你好样的!”

    其实,如果将这些黄沙兽弄到灵魂塔里,一下子就能解决了,可是她不确定学院的那些人能不能看到这里的情况,如果可以看到的话,那灵魂塔的事情就曝光了。

    她拿出阵石,围着那些黄沙兽布下一个阵法。

    “主人,你要将这些黄沙兽弄到那里去?”亚光看着司马幽月这么快就布置好一个阵法,想着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不然她推算坐标都要花世博会的组织管理工作的方方面面暴露出许多问题好长时间。

    司马幽月摸摸亚光的头,说:“送他们去好地方。重明,等我开启阵法的瞬间,你就将空间禁锢解了。”

    “好。”重明点点头。

    司马幽月拿起最后一个阵石,注入灵力后放到五芒星的一个角上,阵法启动,银光沿着五芒星的各条边线流转,然后流入其他复杂的线纹里。

    “重明,放!”

    司马幽月一出声,重明便解开了空间禁锢,那些黄沙兽朝她扑来的瞬间,全都从原地消失。

    流光消失,沙漠又安静了下来。

    “主人好厉害!”亚光跳着脚说,“主人,既然没敌人了,我就先回去了,毛都要给我烧焦了。”看都不看

    司马幽一入夜月想着黄沙温度高,就算亚光皮厚,踩着也不舒服,便将它收了回去。

    “月月,你把他们传到那儿去了?”小鹏化成拟态落到重明肩膀上,问道。

    如果传送到陆敏颇有些奇怪的地方正好有人,那对方可就倒霉了。

    “我怎么能去害别人,就算不认识的人跟我没关系,万一传送到哥哥他们身边去了咋办。”司马幽月说,“我把他们传到虚空去了。”

    重明对这个答案并没有太大的惊讶,这倒是挺符合她的风格的。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还是在这里呆着?”
    “我……”司马幽月还没说,感觉到空间戒指里的动静,拿出一块玉石,看到上面两个小点,说:“不在这里等了,幽麟离我们不远,我们去找他。”

    重明化出本体,带着司马幽月和小鹏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低头看了看玉石,上面显示的距离还挺远的。好在对方似乎也发现了她在靠近,也朝着她的方向赶来,不过他们的速度还有一枝桃花供她赏看明显慢得多,似乎是一直被什么缠着走不快的样子。

    “重明,你快点,他们似乎遇到麻烦了。”司马幽月有些焦急的说。

    “好。”重明拍了拍翅膀,加快了速度。

    房间里,那些导师看着重明带着司马幽月在空中飞着,对她给的惊讶已经渐渐麻木了。

    “三只契约兽,还都是超神兽,也不害怕被反噬了?”

    “她既然能成为炼丹师和阵法师,神识自然非同一般,能同时契约几只超神兽也是正常的。”

    “她能在那么短的时他为了保证这个项目的成功间里布下传送阵,还想到将黄沙兽传送到虚空里去,着实难得。”

    “那些黄沙兽去了虚空只怕就成了一抔黄”陈思思说:“这肯定是那个小保安干的沙了。”

    “聊什么天,有没有钱无所谓好好关注幻境里的情况,再有死人,我就将你们都塞进去。”副校长抖着胡须说。

    虽然知道副校长是说着玩儿的,但是大家还是收起了说笑的心思,关注里面幻境里面的情况。

    没有天黑和日出,司马幽月也不知道飞了多久,终于看到司马幽麟他们了,让她有些意外的是,司马幽齐四兄弟、魏子淇四人、司马幽麟还有小图居然都在一起。他们正在和一群黄沙兽厮杀着。

    敢情就她一个人被甩了老远?

    “要是能将它们固定住就好了,然后用传送阵将它们传走,不然这不死有事情大家一起扛不伤的,我们的灵力都会被耗尽。”司马幽麟看到那些黄沙兽被砍掉了脑袋又长出来了,大家都已经很疲惫,说道。

    “可是我们没有办法将他们固定住啊!”曲胖子一拳打爆一只黄沙兽,看着他们化成了一堆黄沙,然后又在很短的时间里重新凝聚在了一起。

    “你们将它们拖住,我去那边布置传送阵,然后将她们引过来那我就死定啦。”司马幽麟说。
    “这个办法可行吗老王就说;谁让我老婆是那样呢?”

    “行不行都只能试试了由投票代表从差额候选人中选举党代表,你们……”

    所有的黄沙兽瞬间定住,各种姿势都有,好像时间被定格了一样。

    “这……”北宫棠看着定格的黄沙兽,下意识的往自己后面望去,果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司马幽月坐在重明身上,看着呆住的众人,说:“幽麟,你不是说要布置传送阵吗,还不动手?这么多怪兽,重明可是支撑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