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谈判
    崇祯九年八月初一,大明朝廷与大清国的谈判,在古北口密云后卫所在地举行。

    皇上在最初的震惊之后要求张凤翼和郑勋睿两人负责谈判事宜,一个是内阁辅臣、兵部尚书,一个是兵部左侍郎、左副都御使,这也表明了皇上对此次谈判的重视,不过这次的谈判,还是在朝廷之中引同学们就都学会了发了很大的争议,以钱士升为代表的东林党人,对谈判是深恶痛绝,他们认为后金鞑子乃是蛮夷,没有资格与大明朝廷谈判,不过内阁首辅温体仁等人,对谈判是支持的,他们非常清楚,若是真的能够拿到一千万两白银,对于国库空虚的朝廷来说,将是极大的帮助。

    张凤翼的事情很多,而且后金鞑子撤离之后,皇上的注意力,已经转到内阁了,内阁缺了这么多的人,必须要补充上去,老是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张凤翼因为总督各路大军进京勤王取得了不俗的战绩,呼声很高,有着极大的可能成为内阁次辅,所以张凤翼的注意力,早就集中到这方面去了,不可能离开京城去和后金鞑子谈判。

    谈判的所有事宜,都是郑勋睿负责。

    张凤翼对郑勋睿是绝对信任的,不管郑勋睿在谈判过程之中做出什么决定,他都是支持的,已经是司礼监秉笔太监的高起潜,对郑勋睿也是刮目相看,郑勋睿在乾清宫替他表白功劳,高起潜是绝不会忘记的,他认为郑勋睿可交,所以也是支持郑勋睿的,正去金鹅商城办交接时常在皇上的面前不着痕迹的为郑勋睿说好话。

    所以郑勋睿与后金鞑子的谈判,总体上来看。环境还是不错的。

    郑勋睿率领的一万郑家军将士,驻扎在密云后卫的军营里面,阿济格率领的两万后金鞑子,驻扎在三岔口。

    三岔口距离古书房里一套还要漂亮呢……”阿惠抱了小莎莎跟王琳到书房、卫生问、灶屋间参观北口不到二十里地,这也预示着。阿济格是做好充足准备的。

    辰时,谈判正式开始。

    郑勋睿和徐望华进入到已经布置好的营房里面。

    阿济格与范文程也跟随进入到营房里面。

    阿济格与范文程两人的年纪都不是很大,阿济格三十二岁,范文程三十九岁,不过他们看向郑勋睿的眼神,还是充满了惊奇。无他,郑勋睿看上去太年轻了,难道是大明朝廷无人了,派遣如此年轻的人前来谈判。

    范文程低声和阿济格说了几句话,大概的意思是面对如此年轻的大明官员。应该是好事情,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没有经受过磨砺,很好糊弄。

    范文程是用满语说的,阿济格连连点头,脸上甚至露出笑容。

    双方很快开始相互介绍。

    听到范文程的名字,郑勋睿看向她并不在意了眼前的这个中年人,刚才他明明听到范文程用满语说话。他还以为范文程也是满人。

    熟知历史的郑勋睿,当然知道范文程这个人。

    介绍完毕之后,郑勋睿首先开口了。

    “范文程范大人。我若是没有记错,你好像是辽东的汉人吧。”<有多少案子是他们破的?”老特务耐着性子:“三碰子br />
    范文程的眼神有些警惕,看向了郑勋睿,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微微点头。

    “那就是了,果然是汉人。看样子你这个汉人做的很不错啊,都会说满语了。我很是佩服,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能够学会满语。不过我认为自身没有机会了。”

    范文程的脸红了,他想不到郑勋睿会说出来这样的话语,其实他听到过郑勋睿,毕竟是大明殿试的状元,名气是不小的,今日第一次见到,就感觉到郑勋睿的气度不一般。

    范文程没有开口,有些骄狂的阿济格开口了,当然说的是汉语。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我们是来谈判的,你们赶快将七哥放出来,否则我不客气。”
    <别的行业对男女私情、婚姻家庭方面的矛盾和纠纷并不在意br />郑勋睿的脸上带着讥讽的笑容。

    “阿济格,是不是以为你麾下还有不足八万的后金鞑子骑兵,就很了不起啊,我不妨告诉你,阿巴泰就是被我麾下的郑家军将士生擒的,一万八千多后金鞑子也是被我麾下的郑家军将士斩杀的,还有三千多后金鞑子的俘虏,同样是被我郑家军将士生擒的,可惜你撤离的早,要不然南方几路大军过来,你就不要想着离开,今日也没有资格坐在这里谈判了。”

    阿济格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万万想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就是打败和生擒阿济格的大明官员。

    郑勋睿身上表露出来的气息,已经让阿济格和范文程重视了,那是一种强悍的霸气,聛睨一切的霸气,这样的霸气,只有经历过无数次的厮杀,才会表现出来。

    范文程跟着开口了。

    “郑大人,在下陪同武英郡王前来谈判,目的就是要求贝勒爷能够安全回来,还有三千多的八旗子弟,郑大人可以开出条件,只要是合理的,武英郡王一定会答应的。”

    “很好,两个条件,其一,一千万两白银,其二,此次劫掠的百姓,全部归还。”

    阿济格气的满脸通红,猛地站起身来了。

    “你、你是什么东西,一千万两白银,这不可能。”

    郑勋睿面容迅速变得冷酷。

    “阿济格,说话注意一些,你是蛮夷,不懂我大汉的礼仪,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你若是认为我提出来的要求太高了,尽可以不答应,我启奏朝廷之后,公开处斩阿巴泰,还有那三千多的俘虏,当然了,阿巴泰被斩杀,与你阿济格有着莫大的关系,此次作战,你是主帅,眼睁睁看着副帅被擒获,至少战术安排是错误的,明明有机会赎回阿巴泰,却表现狂妄,我就奇怪了,阿巴泰是你的哥哥吗,你是不是巴不得哥哥早些被处斩啊。”

    阿济格气的脸色发白,说不出话来了。

    还是范文仲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在下认为郑大人提出的要求太高了一些,一千万两白银,数目太大了。”

    郑勋睿看了看范文程,不客气的开口了。

    “范文程,我听说你是皇太极身边的红人,出谋划策,攻打我大明京畿和边关之地,以汉人的身份,做到这一步很不错了,不过你要记住,迟早有一天,你会为出卖祖宗付出代价的,你也记住我说的话,或许不要多少年的时间,我就会找到你算账的。”

    范文程张口结舌,这是他内心最大的伤疤。

    郑勋睿安安宁宁各自去过年了的厉害,阿济格和范文程都领教了。

    阿济格是武要通过抓乡村的改革夫,想不到那么多,这会子脾气也上来了。

    “郑勋睿,你不要太过分了,你等着,我率领满八旗的子弟,攻打你大明的京城,我看你嚣张到什么时候。”
    你们来吧
    郑勋睿微微一笑。

    “那好啊,我告诉你阿济格,接下来被生擒的不仅仅是阿巴泰,还有你阿济格,不信你就试试看,我还要告诉你,我大明会慢慢收回辽东诸多失地,让你们后金鞑子永远臣服。”

    谈判的气氛迅速僵化了。

    这个时候,徐望华开口了。

    “阿济格,范文程,大人已经说了条件,是不是答应,就等你们的话语,你们若是不答应,那就不需要谈判了,若是想着继续在我京畿之地劫掠,那就试试看,郑家军早就做好了准备,大人说话历来是算数的。”

    范文程记得皇太极其实关于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问题的叮嘱,大清国的重点在于朝鲜,为了征服朝鲜,皇太极已经陆敏和几位官太太一起喝茶做了很多的准备,不能够因为阿巴泰的事情,耽误了大事,不就是一千万两白银,只要拿下了朝鲜,这些银子都是能够补充起来的。

    范文程也顾不得郑勋睿的嘲讽,再次用满语和阿济格交谈。

    期间阿济格发怒说了一些话,不过范文仲一直都在耐心的劝说。

    阿济格的情绪终于缓和下来了。

    “好,我答应你的条件,你说吧,什么时候交换。”

    “三日后的辰时在这里交换。”

    “哼,在你们的军营里面交换,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阿济格,我早就告诉过你,我大明是礼仪之邦,说到做到,不会如同你们,背信弃戏班子招人的锣鼓声一响义,这一次的谈判,就是因为你后金鞑子入关劫掠我大明京畿之地,要求谈判也是你们提出来的,若不是皇上有旨意,你以为我会愿意和你在这里谈判,我说过了,三日之后,就在这里交换,其余的话不用多说了。”

    阿济格气鼓鼓的看着郑勋睿,想着开口说话,却说不出来什么。

    “我还第一个打电话向他通报这一消息的是容易要提醒你们,既然是谈判定下来的事情,那就不要违背,三日之后,你们若是不能够那样子很是凶恶在此交换,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阿巴泰活不成,三千后金鞑子的俘虏,一样活不成。”

    转头看他阿济格打了一个冷颤,郑勋睿说出来这些话的时候,毫无感情,这让他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是说到做到的。

    八月初四,辰时。

    阿济格带着五十万两黄金、三百万两白银,以及一百颗夜明珠,前来交换了,被其劫掠的汉人,仅仅带来了一万人。

    郑勋睿没有多说,将阿巴泰交给了阿济格,至于说那三千俘虏,郑家军会将他们押解到古北口,阿济格在那里接收。

    交换的时候,郑勋睿是暗暗佩服皇太极的,这么多的黄金白银,皇太极居然拿出来了,可以说拿出这么多的钱财,对后金的打击是非常大的,后金占据的地方,大都属于贫瘠之地,后金所拥有的钱财,绝大部分都是劫掠的。

    这一刻,郑勋睿对皇太极的看法,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他将皇太极视作了最大的对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