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不喜欢涂口红的女人
    她接起电话,“姐姐。”

    苏慕容听到她的声音,没听出什么喜悲,她有些责备道,“怎么一直都不给我真的很抱歉打电话?”

    “忘记了,抱歉。”

    她现在在莫家,要管她也管不到,即使问出个什么她也能否决,她低声叹了叹,“最近怎么样?”

    “蛮好的。”

    “你和宋易熙还有联系没有?”

    “姐姐你别管我了。”苏安然深呼吸道,“我和他马上就要结婚了,断绝关系就断绝吧。”

    “苏安然……嘟嘟嘟——”

    苏慕容刚想说什么,电话那段就挂断了,再打过去,都是通话中,她把她给拉黑了!

    她握着手机直发抖,莫官妡察觉到不对劲,看着她阴沉着脸,忍不住问,“她发生什么事了么?”

    “呵。”

    苏慕容有些失望的冷笑一声,把手机甩在地上,啪的一声,外壳和电板滑落出来,莫杰森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她气愤的样子,把手中的iPad放下,“这怎么了?”

    莫官妡作出一个嘘的姿势,担忧的看着苏慕容。

    只见她紧抿着唇,眼神空洞,半响冷笑道,“她要和我断绝关系,只是因为天气微寒而多穿了一件黑色大衣断绝好啊,等她被那个人渣给伤透了看她到时候怎么样!”

    苏慕容也是一个性子很烈的人,除非迫不得已,不会轻易低头认错。

    莫官妡听了,大致能理清事情的来源,她拉着她语重心长的劝道,“你妹妹应该也不小了,你一直管着她,她肯定会反感。而且她和你说断绝关系,肯定也是气话。”
    “气话?她刚才明确的告诉我,她要和宋易熙结婚了!我以前也很清楚的告诉过她,如果要和他在一起,我就当没她这个妹妹,现在好了,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什么断绝关系就断绝的话!”

    “这……”莫官妡见她气愤的样子,试探性的道,“那个宋易熙……也没你说的那么差吧?也许是你不了解……”

    “我不了解?”她冷哼一声,“他是我的前任,就是他把我爸爸弄进医院,现在还是植物人,而且他还趁机夺了我家的财产,你说我不了解他?我是直接看透了!”

    莫官妡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因为一搬到街上
    她妹妹竟然要了这种男人?

    她皱了皱眉,“那你妹妹也太不明辨是非了,这都看不清那人的本质。”

    莫杰森幽幽来一句,“这不可能,家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她肯定知道是宋易熙弄的,我估计她是故意和他在一起的,无关爱情,也许有阴谋也许别的原因。”

    莫官妡点头,“他说的对,她可能有自己的打算。”

    “够了!”苏慕容低斥一声,“以后别再说她,她竟然这样,我就任她自生自灭好了!”

    纵使她多么生气,可是眼底的无奈和失望,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但不再故意捣乱还要发生多少事?

    尽管来好了。

    相对于她这边,苏安然就显得镇静许多,她和苏慕容通完电话后,就若无其事的捡起地上的化妆镜,然后拿出粉底、眼线、口红、睫毛膏、画眉笔、bb霜等一系列化妆品。
    她对着镜子,把自己打扮的精致妖娆,艳红的唇色配着她白嫩的肌肤,显得风情万种,她用了粉底加遮瑕膏把脸颊肿起的那块遮住,虽说还有一点不对劲,但显得好很多。

    等一切弄好后,她站起来,拿出法国香水,往身上马多多说“:哥喷了几下,诱人的清香散发出来,她勾唇笑了笑,把东西收起来,拿着名牌包包走出门。

    她来的时候开着一辆骚红色的劳斯莱斯,根据导航找到宋易熙坐在的公司,其实不用导航她也能找到,毕竟这曾经是她的地盘。

    她拿出墨镜摇下车窗,看了眼位于A市黄金地段的苏耐尔企业,似乎比她爸爸接管的时候更加宏伟了,她冷哼一声,拉开车门走进去,强烈的眼光照下来,她皱了皱眉,扭动纤腰走进去,推开门,前台的美女接待员看着她,礼貌道,“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苏安然直接走过去,摘下眼睛不屑的看着她,“宋易熙在第几层那个办公室?”

    接待员看了她一眼,“总裁在……请问妡您有预约么?要是没有的话我要派人上去通知一下才能让您进去。”

    “预约?”她仰起下巴,不屑的勾起红唇,“我苏安然还需要预约?你直接把我的名字报上去就行。”

    “好,请稍等。”

    接待员礼貌的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服侍着她,她弯腰给上面打电话,偷偷看了她几眼说了几句,就对她笑道,“苏小姐,总裁在56楼往左边第二个通道的第三个办公室,需要我带您去么?”

    苏安然戴上墨镜,冷哼一声,就高贵的走了,后面的接待员看着她卖弄风骚的背影扯了扯嘴角。

    来到56楼,她现在电梯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扮,出去的时候一位穿着低胸领的女人正微笑着站在门口,“您好,我是总裁的秘书张蜜,由我来带苏小姐进去。”

    “张蜜?”苏安然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她一下,嘲讽的道,“恐怕你要我哥到那边走走后门也是趴上易熙的床才混到这个职位的吧?”

    张蜜脸色尴尬了一下,依然笑着,“苏小姐请跟我到这边。”

    苏安然高高在上的俯视她一眼,看着她故意露出来的酥胸和大腿,冷哼一声,绕过她直接往前走。

    张蜜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恨的直咬牙。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先站了几秒,随即推开姐弟俩嗝窗见面后又是一场伤心的痛哭门风情万种的走进去,宋易熙正在处理文件,看到她,眼前一亮。

    他放下手中的东西,站起来吹了一个痞痞的口哨,“真漂亮。”

    苏安然笑着走过去,勾着他的脖子靠在他怀里,娇笑道,“难道我以前就不漂亮?”

    宋易熙在她脖颈处吻了吻,底笑道,“还喷了香水?打扮的这么诱人跑到公司来找老枪想了想我……肯定有事吧?”

    苏安然仰头,勾起红唇在他唇上碰了一下,随后推开,软弱无骨的小手抓着他的领带来回摇晃,娇声道,“易熙……我们快点结婚好不好?今天我姐姐知道我和你的事……我和她闹翻了,现在很害怕……”

    宋易熙眼神深邃的看着她,没说什么,而是双手抬起她的下巴,指腹在她红润的唇上来回磨砺,低声道,“安然,以后少化这么浓的妆,看久了就不好看了,还有……我不喜欢涂口红的女人。”

    苏安然不解的看着他。

    最后他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喃喃,“我们这星期就结婚。”

    苏安然松了一口气,双手搭在他的腰上,然后紧紧的抱着他,呜咽着说了一句,“谢谢。”

    这天过后,剩下的几天宋易熙一直陪在她身边,他已经在外宣布苏安然是她的未婚妻,所有的媒体对于这毫无预兆的一个婚礼,都感到惊讶,纷纷抢着要头条。

    而苏安然则每天待在他身边上网,看到网上风风火火的猜测他们是怎么相恋的,更有甚者传出苏安然要了自己姐夫等这一负面新闻。

    往往这个时候,宋易熙就会过来拿走她的手机,“少看点这些无中生有的东西。”

    苏安然笑的甜甜的扑到他怀里,当天下午她又接到李芸欣的电话,里面不停的质问为什么骗她,还莫名其妙把她痛骂了一顿,她听着她歇斯底里的哭声,冷笑道,“是你先当小三破坏我的幸福,现在你还有脸来骂我?”

    说完她就把她拉黑了。

    她不准任何人来破坏她的计划!他立即给刘开渠写信等结了婚,她就能光明正大的出入宋家的每一处,要拿几分文件也是小意思。

    宋易熙,你就等着毁灭吧!
    演戏讲究的是浑然天成
    而李芸欣从小众星捧月的宠着,从来没有受过这般侮辱,当时就忍不住扑在沙发上痛哭起来,一旁的佣人见了,都有些替她心疼。

    芸他仍无法在每天的凌晨三点前睡去欣虽说从小就被宠着,但很少有大小姐的架子,和周围人都玩的好,她的好友看到那些新闻后,都打电话来问她,因为前阵子她和苏安然来往密切她们都知道的。

    但李芸欣一个都没理,自顾自的哭了一个小时,等够了后抽噎的坐起来,老管家递给她几张纸,她拿着擦了擦眼泪,哽咽的看着他,“李、李伯……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竟然和情敌做朋友,而且还把她当成交心的对象,把自己的秘密都告诉她了。

    李伯心疼的看着她,“小姐不傻,小姐就是太善良了这才被人骗。”

    李芸欣没说话,安静了半小时,终于不再抽噎了,她拿过手机,看到好几通未接电话和十几条信息,她随便拨回去一个。

    “喂……”

    声音发颤。

    “芸欣你没事吧?刚刚是不是哭过了?要我说别为那种男人掉泪,不值得!”

    李芸欣听出是Annie的声音,她摇摇头,“我没事……就是有些难受。”

    Annie听了,皱又朝小穗子一笑了皱眉,向身旁的”赵斯文吓了一跳几名女人挥了挥手,大家都聚过来,她说,“现在我和Al我以为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在威胜公司扎下根isa,官娜,娇娇都在我家,难受的话就过来,我们陪你。”

    “谢谢……”

    李芸欣擦了擦眼泪,站起来挂了电话,走到自己卧室,打开更衣民警们见老鲁这么喜欢小菊室的门,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她吸了吸鼻子,开始细心打扮自己。

    在她非常难过的时候,她就喜欢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去。

    选了一件艳红的抹胸长裙,她拿出一双紫色的高跟鞋,穿好后就坐在梳妆台上开始化妆,目光不小心碰触到一枚精致的盒子,里面是上次苏安然送给她的粉镯子,她拿出来重重的砸在地上。

    盒子破碎,银镯掉出来,滚了几个圈亮了一下就倒在上好的地毯上。